一入K莫坑似海

[K莫衍生]再哭我就把你吃掉(上)

童话AU

大白兔KO×小灰狼郝眉

灵感来自 @Ayaka 的哭唧唧段罡截图



很久很久以前,致一大森林里居住着一群活泼可爱的小动物。

小灰狼郝眉刚过了断奶期,在襁褓里被喂了两周流食,便被淘气的兄长怂恿着外出打猎,名曰:锻炼野外生存技能。郝眉尚学会奔跑,但由于性情贪懒,成天除了吃便是养精蓄锐,养出了一身肥膘,走起路来尚且打颤,飞奔起来活脱脱一只圆润的小哈士奇,哪里有“野兽”的威风。

哥哥郝帅只叫他外出打猎,可如何捕食、捕获什么猎物均无下文。郝帅长他一年,体格健壮,肌肉线条匀称,是族里出名的“天才少年”。相传他半岁便能独立捕食山鸡野兔,一岁已是狼族的得力领头猎手。他疼爱弱鸡兮兮的弟弟郝眉,却恨铁不成钢地摆出一脸嫌弃姿态,“郝眉,你看你弱得和小姑娘一样,真给咱家丢面儿。”他停了停,复而运用激将法甩了句,“今天天黑之前,你不捕上点拿得上台面的猎物,就别回家了!”

 


郝眉悻悻地在林子里徘徊。他只吃过父母撕咬好的小肉丁,这肉来自什么动物,该怎么捕食,他一概不知。他走啊走,走到林子深处,碰到了一只落单的瘦小猴子。郝眉望着小猴子快戳出皮毛的尖骨架,心道小猴子的肉一定太瘦没油水。他假模假样地怒吼一声,做了个猛狼扑食的姿势,成功吸引了猴子的注意。不料小猴猛地一下骑到他背上,不由分说抚摸他头顶的呆毛,嘻嘻哈哈不停,“唷!哪里来的小狗,这么水灵漂亮。”

“我是狼,你才是狗呢。”

“从来没见过这么圆润的奶狼。你真没骗我???”

郝眉不悦地“大吼”,“我很厉害的,刚刚还想着吃你呢!”

猴子笑得更欢了,“你真有趣。交个朋友吧,我叫丘永猴。”

“郝眉。”

“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,猴爷我就破例告诉你句,你这么点儿个,顶多也就捕只小兔子。”


 

郝眉辞别了邱勇猴,继续往林子深处晃荡。他现在有了大致的方向,却依旧不知道“小兔子”长什么模样。这时池塘边传来了“咕咚”的奇异声响,成功吸引了他的注意,他壮着胆子喊了声,“你是什么东西?”

水底传来闷闷的回答,“我是鱼,鱼半珊。小奶狗,你在湖边干什么呀?”

“你才是奶狗,你们全家都是奶狗。长眼睛了嘛?我是大灰狼!”他的嗓门不小,奈何身形实在可爱,激得红尾鲤鱼三番五次跃出水面,溅了他一身水花。

“鱼搬山,你就是只小鱼,还有搬山的野心呢……对了,你见过小白兔吗?他们长什么样子?”

“你傻呀,小白兔当然长兔样啦!就是两只红眼睛、三瓣嘴,竖起来的细长耳朵,通体雪白。”

“我自然知道!就是和你确认一下。”

“看在你虚心求教的份上,我破例再和你说一个关于小白兔的秘密。”

小灰狼没有回答,但耐心把脖子低得更低了些,平静的湖面依稀引印出他的轮廓,哎果真圆出了哈士奇的风姿。他听见鱼搬山鬼鬼祟祟地咕哝,“你难道没听过‘守株待兔’的成语吗?意思再简单不过了呀,想抓兔子,就得在大树旁边耗着,等碰到红眼睛、三瓣嘴、细长耳朵的白色绒毛怪,扑上去就抓到了!”

 


郝眉有些开心,得来全不费功夫嘛:不过小半天光阴,他不仅瞄准了猎物,更锁定了捕猎地点与方式。他脚步轻快地找准合适的树桩,正准备趴下,左前爪却突然卡在岩缝中。他尝试了无数种方式都是白费心机,爪子反而越陷越深动弹不得。他急出了一身汗,眼见着日头要落到山的尽头,天渐渐黑了。平生第一次,小灰狼的心底涌现出陌生的害怕情绪;他呜呜叫唤两声,没有同类的回声,刚刚结识的两位伙伴也隔得太远,未能听到他的呼救。

小灰狼渐渐困了,精疲力竭地栽起瞌睡,余光却忽然瞥见一只通体雪白的毛毛怪,和自己体格相仿,再细细看去,确实长着红眼睛、三瓣嘴、细长耳朵。他清了清喉咙,特别可怜地呜咽一声,“你是小白兔吧,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“KO。”

“今天运气真差。我卡住了,你来帮帮我吧~”

“我知道。我还知道你是大灰狼,你想吃掉我。”

郝眉心下一惊。KO可真是只聪明的兔子;不过话说回来,他是第一个管自己叫“大灰狼”的动物,光凭这一点KO在他心中立马好感值MAX。

“你真聪明,你是第一个叫我大灰狼的动物。你真是只好兔子。所以快行行好,帮帮我吧。天快黑了,我得回家了,不然爸爸妈妈该着急我了。”

不知是不是他多心,眼前的兔子在他提到“回家”字眼时,竟然蓦然低落下去。兔子一言不发离开了,等他回来时,怀里揣了一根石棍和一把细长的橙色蔬果。

郝眉忽而明媚起来,“我就知道,KO你不会放下我不管的。”

KO艰难地用兔爪把石棍戳进岩缝,又忙着递给他两只橙色蔬果,“吃吧。”

“不行。妈妈告诉我,不许吃陌生人递给我的东西。没见过的鲜艳水果尤其不准吃。”

“这是胡萝卜。没毒。”KO说着,示范似的啃了段橙色蔬果;他吃得很香,小兔牙发出咯嘣咯嘣的碰撞,扰得郝眉口水直流。他突然意识到,自己已经大半天未曾进食了,连忙用没卡住的右爪接过“胡萝卜”送进嘴里。

咦?果真味道很奇特诶?嘎嘣脆,而且意外得清新可口。

趁着KO用石棍撬开岩缝的当口,郝眉不知不觉将一小捆胡萝卜全吃光了。左前爪终于重获自由,郝眉兴奋地甩甩毛发,不由自主嚎叫一声——这可吓坏了近在咫尺的小白兔KO。

KO虽说体型比一般成年兔健壮不少,比这只幼狼还大上丁点,但说到底,究竟是只会胆小的兔子,天性惧狼。他往后瑟缩两步,被逼到树桩上无路可退;看着步步紧逼、眼冒蓝光的小灰狼,眼中不住腾出了一片水汽。

“哎~你别哭啊。”郝眉“壁咚”一下把他按到大树上,展了个无比“真诚”的笑脸。“别不信啊,我是郝眉,我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。”

“对的,保证不吃你。”

“KO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吗,我哪里会恩将仇报,我们又不是农夫与蛇。”

“你别怕我呀。”

“……”
KO从没见过如此话唠的狼,觉得逗趣,心里的恐惧也消散了大半。他刚想打断幼狼的絮叨,就听到后者的恐吓:“你别哭了。再哭!再哭我就把你吃掉!”

小白兔哭得更凶了。两只眼睛通红通红,全然没了方才拯救小灰狼的嘚瑟劲儿。

 


不知过了多久,一兔一狼终于重归于好。

“我就说,我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嘛!”

“嗯。”

“作为兔子,你话可真少。”

“……是你话多。”

“你可不许这样说你眉哥,再说我就生气不理你啦。”

“好美,你该回家了。”

远方依稀传来狼群的接连呼号,是啊,他得回家了,却不知为何生出了浓浓不舍情绪。

“眉哥要走了,KO你一定要记住我。”

“嗯。”

郝眉回头又在KO身边顺了几只胡萝卜,“这个好吃。我们会重逢的。”

嗯。

我们会重逢的。

 


白驹过隙,转眼小灰狼长成了一只威风凛凛玉树临风的大灰狼,他成天与鱼搬山、邱勇猴厮混,又结识了名为肖奈的羊驼新伙伴。他成为了整个狼族第一只吃胡萝卜为生的素食狼,时常在日落之时跑进森林深处“守株待兔”。

他却再也没有见到那只名叫KO的小白兔。

他依然坚信着,他们终将重逢。

 

 

TBC…

 

 

啊白天偷懒导致没肝完~

祝各位大小朋友们节日快乐。爱你们!


文集归档 



评论(39)
热度(117)

© 独角戏给自己加点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