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入K莫坑似海

如何勾搭男神,即使他是KO?(6)

 

前文:1 2 3 4 5

死活赶上了!

 

 

郝眉似乎遇到了什么难题,低垂着脑袋,微眯起一只眼对着显示器镜筒调试了好一阵子。孔辰星不急不躁地立于一旁,并不出手相助;他难以解释心底泛起的静谧情绪,却安然与之和平共处。

清风过阵,“恰到好处”地吹落了郝眉别作发卡的三菱水性笔笔帽,后者在地上滚了三滚,停驻在孔辰星脚边。孔辰星眼疾手快,拾起蓝条笔帽,在递予郝眉的一瞬间改了主意,学着郝眉的模样曲肘将笔帽别进他茂密的刘海丛中,而后轻轻一推,将其固定地更深更牢。

这动作对于“闹着别扭”的两人而言,显然过于亲昵。这一小方天地的空气似乎变了流向,裹挟着甜腻的暧昧味道,稠密得叫人难以呼吸。郝眉佯装淡定,努力将注意力集中到实验中去,微红的耳根却出卖了他的心绪;他不懂,更不敢猜想KO是否读的分明。

无论他何其努力,还是提前半小时顺利走完了实验的全部流程。他磨蹭着落下实验报告的最后一笔,深知行至水穷处,已无法再做逃兵;他无奈抬起头看看一旁的搭档,终于开了腔。

“我胡乱写好了……很可能有差错,你要不要检查看看。”他的心跳如擂鼓,不受控制地蹦个没停,他甚至开始担心心跳声压过絮絮低语,叫KO听去惹出麻烦。

 

“郝眉……”他的KO并没有顺势接话,他叫了他的名字,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便扼住他的呼吸,让他丢盔卸甲,动弹不得。

“不好意思这几天没有给你牛奶。”他开始不受控地胡言乱语,“嗯……原因就是刚好上箱牛奶喝完了暂时没有新的。”

“……”根本不是这码事。

沉吟良久,KO还是狠下心道出事实。

“你躲我。”

他尽量说得云淡风轻,不带情绪。

郝眉如同一只肿胀到顶点的气球,蓦地让针扎了个孔,从内里迅速泄气。他心里一阵酸楚,他被迫直视KO如此受伤的神情,从内而外被迫柔软下来。KO有什么错呢?遭逢家庭变故,辗转到了陌生的地界,壮着胆接受了第一位新朋友,却莫名被冷漠对待。

他慌忙解释,“不是这样!发生了些复杂的事……具体是怎样请恕我一时半会没法解释。但总之,是我的过错,与你没有关系。”

KO顾左右而言他,“你不生我气了?”

他似乎摸准了郝眉的命门,深谙以退为进的道理。

他绝不是甘愿示弱的人,平素最瞧不惯别有用心的低头,但一来二去他发现这招对郝眉出奇受用,到了此时便厚着脸皮使出杀手锏。

果不其然,郝眉脸上的冰冷假面一秒碎裂。他看着KO楚楚可怜的神情,生出无尽怜悯心绪,“真不是……没生过你的气,从来就没有。”

KO皱着眉更进一步,“你说过,永远不躲我……”如今为什么食言?

 

孔辰星不懂人情世故,却独独对“新晋挚友”郝眉有十足的耐心与宽容。

晚自习后,待郝眉收拾书包,准备回家时,一摸抽屉,在屉子深处摸见了一个精致的纸袋。拿开来看,里面躺着个精致的木质饭盒,以及一只白色信封。

他横生好奇,怎么风水轮流转,终于由姑娘给他眉哥写情书做便当了;一望四下无人,立即拆了信封,瞅了眼落款。

KO。

是KO!

他捧着纸袋辗转到“安全”处,抖着手读这封长信。

 

郝眉:

算起来你大概是我除却已故父母外的第一个朋友。

我一向不善言辞,独来独往,不懂怎么讨朋友开心。前阵子我大概说得多了,倾听得少,疏于照顾你的情绪,惹你伤心难过,实在抱歉!错而不知何错,罪加一等。不知错更不知如何认错,无药可医也。

我一直在等一个合适的契机,化解我们间的误解,让你看到我的诚意。

转眼端午将至,我看到你搂着于半珊的肩抱怨学校法定节假日依旧补课,便想给你制一份小小惊喜,以冲淡补课的不悦。我在网上搜罗了些食谱,最终凭借感觉包了蜜枣、火腿两只粽子给你,希望能有一款合你的口味。

粽子的制作工序算不上繁复,但我每挑一份食材、每包一粒米便多包入一点我的歉意。文火慢蒸,希望你经过漫长的等待,最终将我的歉意一口口吃进肚子里,便将所有的不悦一并吃进肚子,消化干净。

然后……请你大人大量,原谅平素我的过失。

这是一封道歉信,一封披着节日祝福外衣的道歉信。

见字如晤。

 

KO

 


TBC


 

短小一发。时间实在紧,但我想赶节日热闹嘛~

保量不保质,保质不保量——是我的托辞。(毫无质、量可言啊喂)

热趣味写了傲娇眉和腹黑K。强行加入了KO的道歉信,并置入粽子情节。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个什么鬼。锅都在我。哈哈哈哈哈哈哈仰天长啸。

看到此处还没有弃坑的大概是真爱。

 

最近会有空一阵,争取集中更几发之前的脑洞。

 

 

文集归档

  


评论(15)
热度(68)

© 独角戏给自己加点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