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入K莫坑似海

如何勾搭男神,即使他是KO?(3)

 

前文:12

忙里摸鱼,超短勿嫌弃

 

 

那晚以后,每每想起KO,郝眉心间总是汇聚起一抹道不明的温润柔情。郝眉沾沾自喜他们的距离拉近了好些,安静时数度被独占KO的快意惹得嗤笑出声。然而此后一周内,当他有意靠近KO展个笑颜,后者却依旧冷冷地走开,仿若夕阳下的促膝长谈仅是庄生一梦。

       

郝眉哪里吃过这种瘪,很快便憋不住性子只想问个明白。KO就坐在他的右手侧,隔着窄窄的走道尚能望见他纤长忽闪的睫毛。台上老师换了好几拨,他呆望着黑板,怎么也听不进去;壮着胆子瞥瞥KO,他还是挺着背脊,端坐着写笔记,目光在黑板、练习册间两点一线,丝毫不给偷窥者留任何余地。

郝眉急火攻心,仍压着火劝慰自己成熟些,要表现得像拿得起放得下的大男子汉。他转转眼珠,心生一计:若转动笔杆,将手中这只唯一的红笔抛至KO的地界,KO总不至于熟视无睹、隔岸观火,但凡他伸手递了笔,便自然而然给郝眉留了个话头。

奈何郝眉越是猴急,转笔技术越是炉火纯青,在他蓄意甩笔六分钟无果后,只得叹了口气打消念头。这时清风过境,将贪凉早早褪去校服外套的小少爷吹得连打两个喷嚏,将桌角的橡皮擦碰落课桌,在廊间滚了好些圈,将将停在KO脚畔。

有道是“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”!

KO低头拾了明黄笑脸橡皮,在空白纸张上仔细擦了两圈,将沾上的灰通通蹭了干净。郝眉看在眼里,却抓着时机口是心非道:“哎呀别擦,都擦到瘦没了,笑脸的弧度也不好看了。”

KO与他对视一眼,将橡皮郑重递给他,说了句“抱歉”。

这般刻意疏远的神色激得郝眉心尖一酸,连声解释,“KO哎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邻座的少年却又坐正了身姿,煞有介事地低下了头。

 

 

天有不测风云。

午休时尚且艳阳高照,下学前夕忽而乌云压阵、暴雨倾盆:初夏未至,五月的天就像小孩的脸,不……像KO的心思——变幻莫测、难以捉摸。

郝眉垂头丧气打算撑伞回家,却在摸到小黄鸭伞的片刻喜笑颜开,闷声将它推至抽屉内侧,拿一叠高耸的教科书将它遮得严严实实。偌大的教室已然空空荡荡,仅剩下留下写作业的KO与三两打扫卫生的同学。郝眉见KO完成作业,开始往书包里装好书本,便起身离开,寻了必经之地制造“偶遇”。

KO刚行至二楼拐角,便听见某人刻意的轻微咳嗽声;他一半立于暖黄灯光下,一半隐于阴影——明朗与暧昧在他身上分了界,显得尤为不真切。

“喂,KO,可真巧。我忘了带伞,正发愁呢。”

郝眉恍惚间听到大男孩微不可查的一声叹息。

 

KO小心拿出一只黑伞,支开来,又补了补戳出伞面的伞骨。不透光的墨色遮去了他因为羞恼而微红的双颊。“不好意思,伞有些小。我送你。”

郝眉迅速钻进伞中,脚步轻快得有些跳跃的意味。

“KO,之前我都担心,怕你不想与我做朋友了。”

“不会。”

“我总觉得你刻意避开我。你可别急着否认啊,眉哥直觉很准的,而且再三核实过了!你就是避着我!”

“怕给你带来祸事。”

“我不怕!”郝眉急急打断KO的句子,两注真诚的目光几乎将KO灼伤。KO摇摇头,又点点头。

“你感冒了?”

“怎么可能啊,眉哥身体好着呢。”

“听到你打喷嚏。天凉,外衣别褪。”

郝眉觉得自己真的病了,不然,为什么听到旁人关切的话语竟抑制不住飘飘欲仙的狂喜。这情况大致是第一次,他与肖奈三人交好,走到哪出都是团宠、人气王,却从不像这样牵绊于一个人的喜怒哀乐。

或许只因为他是KO,是最重要最私密的朋友吧。

他如是想着,唇边漾起一朵花开的弧度。

 

KO的伞虽是把双人伞,装下两个正冲着个头的大男孩实属勉强。

“KO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?”

“你说。”

“不行,你先答应我才说!”

“……”这孩子真是出奇的给点阳光就灿烂,一并出奇的不依不饶。

“是男人就赶紧答应我!”

“嗯。”

“嗯什么嗯。就说答应不答应。”他秀气的眉拧出了个有趣的波折,KO几乎没忍住上手展平眉头的念想。

“答应。”

“嗯,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你要答应,做我一辈子的好朋友,永远不许避开我。”

“嗯好。”

雨滴叮咚,潇洒地绽开一朵朵水花。KO右手撑着伞,紧紧贴在郝眉左侧,伞头不觉向郝眉处倾斜。须臾间,KO的左肩已然淋湿一片。

雨很凉,打在肩头却甜甜的,是久违的幸福的味道。

 

 

TBC…

 

 

我要是最近几天不出现,请谅解。答辩大限将至,憋文=针尖上起舞。

嗯我会加油的。


文集归档


评论(18)
热度(71)

© 独角戏给自己加点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