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入K莫坑似海

【K莫】腐男子高校生活

诞生于摇晃早高峰地铁的清奇脑洞

当时我倚着车门,眼歪口斜暗搓搓瞄风华太太的《他的诱惑》H链接。

太刺激!谨以此文献给辛勤产粮的各位太太。

也赠给辛勤看文的小天使们,尤其是 @Fendy波 ,对就是你。

 

 


列车晃得有些骇人。

周六清晨七点的四号线算不得拥挤。不够好运的无座乘客不过三五名,散落在车厢各处。面无表情的人们清一色垂着头,或打着瞌睡,或刷刷手机,在毫无隐私的闭塞空间里挨过一寸寸光阴。

男孩有意疏离人群。他反扣着棒球帽,蜷缩在门边的一角;他似乎在看什么不得了的神秘事物,时而望洋兴叹,时而喜上眉梢。他捧着手机,近距离地品读把玩,几乎钻进手机彼端的世界中去。相形之下,与周遭旁人形成了鲜明反差。

KO立于两米之外,倾着身子伏在略矮的把手上。他刚熬了个通宵,此时精神倦怠,意料之中,困意席卷而来。不安分的男孩却成功吸引了他的注意。

出于该死的职业习惯,他眯着眼,上下打量了圈这纤纤少年。不过二十擦边的水嫩模样,眉眼间透着股青涩的倔强劲儿,一看方知是从未受过命运玩弄的顺遂公子哥。

 

这趟地铁的掌舵人似乎是个新手,要么就是同样精神萎靡,呵欠连天。不然,好好的列车怎么能开出醉酒的姿态呢?

「喂,抓牢,不然会摔倒的。」作为合格的窥探者,KO忽而心生此番担忧。

男孩似乎戳开了个见不得光的链接。他终于舍得抬头扫了眼周遭的景致,见旁人皆埋首漠然,断不会注意到他的小动作,便安下心舒了口气,重新投入手机彼端的世界。他的脸与屏幕贴的那样近,鼻尖几乎在手机上戳出个窟窿。他呼吸急促,双颊泛起霞光,纤长细密的睫毛也不自觉增添了眨动的频率。

「他似乎在看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呢。」KO再次确认这一断想,对男孩的手机腾起好奇遐思。

 

列车达「海淀黄莊」站。急刹之间,锐声刺耳,每位乘客皆于不同程度上发生了水平向「平移」。

最惨的当属毫无防范的少年。他下盘不稳,慌乱之下被惯性带着蹿了好几步,狠狠撞进KO怀里。KO那会刚移开注意力,闭目养神;突然便被一股蛮力撞得歪了身体,好在手中攥着把手,勉强不至于倒得难堪。

「哎,说你会摔倒的吧……」

 

男孩比KO略矮半头,鼻梁恰巧磕在后者坚硬的锁骨处。他吃痛地闷哼一声,用力揉了揉鼻梁,抬头向“误伤”的陌生人道歉。

“对不起了。不过幸好有你替我挡了那么一下。”男孩的声音比长相更稚嫩些。他望向KO的眼里满是愧疚的神色,泛着层迷蒙水雾。

“嗯。”高个男人一脸漠然,双唇不启哼了这么一句。男孩刚要打开话匣,却见男子盯着他右手牢握的、正亮着的手机目不转睛,眼中有千种情绪流转。

 

KO有些吃惊。

其实他并非有意偷窥少年的秘密。只是电光火石之间,少年以一个扭曲的姿势撞入他怀中,他刚想拉他一把,就瞄见了伸到他面前的手机。

熟悉的LOFTER界面;密密麻麻的小说文字;闪现的主人公名字……如果不出意料的话,这正是他本人正在连载的一篇耽美小说没错。而眼前的男生,大致是他的某个狂热小读者。

他正想求证他的阅读进度,才望见几个不可描述的字词,就被强装硬气的奶音打断:“不是,我说你这人,偷看人手机可不怎么好。”他气势汹汹地嚷了一句,突然神色暗了下来,躲躲闪闪地追问,“你可没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吧。”

 

好一个此地无银。KO心下了然。

“嗯。”

“你怎么光会‘嗯’啊!看你也不像窥人秘密的坏人。算了算了。”

“我什么都没看见。”

少年虚张声势、双颊微红的模样出奇得夺目,一时间与KO笔下的小受柳谦一重合为一。

 

少年将信将疑地眨了眨眼睛,KO只觉他忽闪忽闪的浓密双睫要化作一对碟飞走了。

一番殊死心理斗争后,少年听信KO的言语,退到安全范围外,又刷起了LOFTER。不一会,他十指翻飞,兴致勃勃地在手机屏幕上敲敲打打,时而嗤笑出声。他似乎完成了一项大任务,煞有介事地点点头,为仪式画上完整的终止式。

不出意料,数秒之间,KO的LOFTER提示页面多了条百字长评。他点进头像为一块彩虹蛋糕、ID名为“莫扎他”的个人页面兜了一圈,发现他“喜欢”的文章,清一色为KO所作,所关注的博主也仅KO一人。

 

KO心中涌起了些道不明的情愫。他决意转变策略。

他借着列车的晃动,身体往少年那侧自觉地靠近了些。

“你在追《凤求凰》?”他听到自己毫无预兆地开了口,嗓音有些干涩。

少年急得红了眼,昂着头与他争执:“你怎么骗人?你刚刚……明明说什么也没看见的!”KO没来得及想出答案,便听得他变了音调,“难道说……我们是同好?你也喜欢手可摘星辰太太的文字?天啊,没想到做个地铁能碰到同道中人,太叫人惊喜了!”

KO的唇角不自觉朝上勾了勾。少年似乎很是自来熟,抓着他的手臂唠个没完:“虽然我看耽美文没错,但我可得澄清一下啊,我可是百分百纯!直!男!你别瞪,瞧你这样也不像个弯的,大概和我一样,算半个腐男吧?”

他打了眼周围人,又压低声音解释,“就是……说起来复杂,我从前打游戏的时候,有个旧朋友叫手可摘星辰来着。后来发生了些不可描述的事情,哎这九曲十八弯的狗血剧情我给你跳过了哈。总之,有天我心血来潮想搜搜这个ID,诶,摸进了这位同名太太的撸否。从此爱上太太的文字,一发不可收拾。”

 

信息量有些大。

饶是KO,也大脑当机三两秒,意识才重新回到这节动荡的车厢。

他想起了多年前那个潮湿的夏天,一时兴起,竟于「幻想星球」与千里之外的跳脱小天医结成侠侣。他们所向披靡无往不胜,成就「世界」的一段佳话。

福祸相依。某夜帮会刷装备,他作为指挥开了语音操作,帮会大胜,天医「峨嵋」却于中途掉线,而后消失于江湖。

彼时的KO早已练就超凡的骇客技能。斟酌再三,他抖着手侵入小天医的电脑,在发现天医不告而别的原因后,他默默断了连接,一并卸载了游戏。

「幻想星球」,一切皆是幻象。一场高热一场大梦尔尔。

你若想逃,我又何忍将你引向歧途?

 

可现今,断掉的红线再次接续,情况依稀有了转变。

他望着眼前自称「直男」的小粉丝,心中的虚空被一寸寸占满。

“郝眉?”他试探地叫了他的名字。男孩大惊,抖着嗓子问,“你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

KO指指他挂在胸口的工作证不语。

“哦这样啊!”列车适时停在西直门,少年轻启贝齿,“与你聊天真开心,可惜我要下站了。有缘再见咯。”

 

“我也这站下。”KO跟了一句,往门边欠了欠身。

他撒了谎。

 

陆地湿哒哒的,骤雨倾盆。

KO恨了二十来年的雨,此刻却觉得雨来得恰是时候。

他从黑色背包中拿出把折叠伞,撑开,支了个安宁的小世界。

“进来吧,”身边的少年果真没带伞,愤愤然看着乌云压阵,“我送你。”

 

“嗯,那我就不客气啦!”少年钻入伞中,语调上扬,带着五月的清甜。

别客气。

找到你了,郝眉。

这次,休想再逃。

 

雨势喜人,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下了。

 

 

 

END

 

 

 

 

小剧场:

夜有些深了。

在一番激烈的床上运动后,郝眉双目失神,冲着天花板喊了句“天杀的,老K。”被点名的健硕男人自然扬了扬眉,誓为自己讨个好地位,“你从前可不这么叫我,从来都太太太太的表白不停。”

“你倒是有个太太的样子。天天就知道纵欲!惨无人道!”

“嗯。”

“嗯个头。”郝眉精疲力竭翻了个身,拿背对着罪魁祸首,“那时候你的话也没这么多。套路也没这么多。”

“我话多?”

“特指啦特指。床上你可是什么都说得出来!大流氓!”

“艺术来源于生活。”

“滚蛋!”郝眉恨恨地朝男人扔了个枕头,却被他顺势欺于身下。

“初遇时,你不正津津有味看我的黄文?”

“KO,你今晚去客厅睡去。现在立刻马上……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
评论(59)
热度(123)

© 独角戏给自己加点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