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入K莫坑似海

狭路相逢

赠 @我才不是Crystal 生日贺文

顺祝张彬彬先生出道千日

浮力定理番外

前文(上)(下)

郝眉第一人称预警



1.

人们常说,“狭路相逢勇者胜”。对此,我深以为然。

 

 

2.

我有个十全十美的老攻,他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,人里贤惠,人外有面儿,总之,将我的小日子捯饬得和和美美。我一直知道,于半珊从单身狗时代就分外眼红,比着KO的样儿,作死也没找出个K妹妹。后来,因缘巧合下他与烧香少爷暗地结了好,依旧时时刻刻将KO树立为烧香的标杆儿,恨不得后者能出出息息,别样样被KO甩了十八条街。

 

当然,KO中看又中用,床上攻夫也十分了得。作为一个技术流,他的车技和代码一样堪称艺术,懂得怎样讨得眉哥我欢愉,当然,如果频率再低些,或许能让我更沉迷其中。

 

咳咳……大白天的,思绪似乎飘到了不该到的地方。

 

 

3.

我对KO,大概只有一丢丢不满。好吧,我承认可能比一丢丢再多那么一丢丢。约莫一年前,他借着超市购物赠送的游泳券即将过期的由头,连哄带骗将我拐去了家附近的游泳馆。后来直到我们初次滚了床单,老K背靠阳台拔了根事后烟,恶趣味地将烟圈吹进我耳廓,才伏过来认了罪。原来那游泳券根本不是超市购物送的,而是他凭白搞出来的。他之所以那么执着教我游泳,只是为了给光天化日下抚摸我白花花(划掉,黑黢黢)长腿翘臀讨以合法性。这个道貌岸然的大尾巴狼!

 

重点似乎又一次有些跑偏。总之,在那场泳池“幽会”中,我碰到了KO的前任,一个有容奶大的女子。好吧,如果我不带有色眼镜瞄她,姑娘除了75D大胸之外,还有姣好的容貌和气质,与我的前任女神相比也差不到哪儿去。

 

可她明显喜欢KO,她和KO明显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去。她那望向我家KO的眼波秋水,比国家一级游泳池的池水更潋滟动人。我醋得没头没脑,拉着KO就跑。KO当然听我的话,毕竟再怎么绚烂的历史在遇到眉哥之后,也只能翻篇儿。

 

可我毕竟没能翻篇儿。我越想越气,凭啥眉哥一遇见他KO就直男弯成回形针,而他在我之前还摸过天仙大姑娘。更可怕的是,为了不显得自己low逼没气量,我宁愿忍着,也没让KO察觉到我的心思,(?)内心戏却丰富得能写部《甄嬛传》。

 

 

4.

是日,天朗气清惠风和畅,分外不合适坐办公室码代码。我在开了半天小差之后,毅然决定拉着KO翘班。于半珊丘永侯等一干庸众自然只敢苦兮兮地艳羡着,肖奈和微微先我们一步开溜了,纵然想伸胳膊摁住我们也是鞭长莫及。

 

我们默契地抄近道钻小胡同去公园探春,却不料在胡同深处迎面碰见了最不想再见的人。这个心肠歹毒不守妇道的蛇蝎女人!她还是挂着这样明媚的笑,照例道了声“唷,KO,别来无恙。”无恙你妹!

 

狭路相逢,勇者胜。我告诉自己,只能上,不能怂。宣誓主权的机会,一旦失去,可就再不复返。我扬起脸蛋儿,臭屁地使唤KO,“KO,咱们家有什么日常用品用光了?一会路经超市,可别忘了去买。”

 

“肥皂用光了。”

 

臭KO,这关键时候腹黑个什么劲儿?我老脸一红,上半身火烧火燎,但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,只好硬着头皮追问,“还有什么没了?”

 

“醋缸子打翻了,要换新的。”

 

这KO分明就是故意的。气死我了,我都看到他面瘫脸几乎崩裂的笑纹!

 

“哈哈哈哈哈”,对面的姑娘笑的花枝乱颤,“KO你的眼光倒还真不错。这么可爱的孩子都被你诓到手了。”

 

 

WTF?

 

情敌相见,应该是这个走向吗?

 

紧接着,我便看到一个留着金毛的老外,别扭地叫着“Mei”一边环上了她的腰。姑娘旁若无人地与他拥吻,而后意味深长地打了眼我们,“KO,谢你当年不杀之恩,让我遇见了我的他。”

 

KO似乎扬起嘴角笑了下,那温柔一闪即逝,却足以让我吃味,“顾梅,祝你幸福。”

 

 

5.

那个叫顾梅的“小三”带着她的金毛走远了。

 

我扬起锤子甩了KO一拳。“你总不会因为我和她名字像才接近我吧……”问句说到最末,几乎轻到尘埃里,我的呼吸也不可抑止急促起来。

 

“笨蛋”KO扣着我的脑袋深深吻了下来,他的舌尖因为刚喝了抹茶奶盖,泛着苦涩的甜,“恰恰相反,因为她的名字与你像,我之前闹了个笑话,不得不落荒而逃。”

 

 

???

 

我有点懵……这还是我认识的老攻吗?被姑娘吓到落荒而逃,有够逊的。

 

“你最好一五一十给我全坦白了。抗拒从严。”

 

KO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。他皱着眉反复思量说出真相的后果,最后还是认了栽。“有次念着你的名字自慰,被游泳教练室友听到传了出去,让她有所误会。”

 

我勒个去。我纵然做好了十全心理准备,听到这话还是心情分外复杂。不,等等……KO做游泳教练的时候,我们根本没有在现实世界中遇见。他从何得知我的名字,又何以念着我的名字想入非非?

 

在我的强行逼供下,骚包KO终于坦言深藏多年的终极秘密——他早在莫扎他离开手可摘星辰后,就黑了我的电脑,成天视奸我的电脑,隔三差五撸两把小兄弟聊以慰藉;后来又步步为营给眉哥挖了陷阱,暗搓搓恭候眉哥踩雷。

 

个杀千刀的!

 

可为什么我又觉得他男友力MAX呢?不愧是我老攻,连坑都挖的这么滴水不漏。技术流,到哪儿都是技术流。

 

 

6.

出了胡同,春意正盛,好一派柳暗花明。

 

我的心胸随着视线一同宽阔起来,便不再计较KO当年犯下的蠢事。“呐,KO,现实中我们遇见多久了呢?”

 

“到今天刚好一千天。”

 

“什么?都遇见一千天啦?”我激动地要蹦起来,忽而发觉重点不对,“今天使我们的千日纪念日诶~KO我们去吃个蛋糕庆祝一下嘛。”

 

“你只是想吃蛋糕了。”

 

啊……自从他学坏就越来越坏,各种戳穿我不留余地。不对,他似乎一直都这么坏。太坏了!现在退货是不是太晚了!?

 

“KO你有没有想过,当年没有遇见我会是怎样?”

 

“没有如果。”

 

我拽着他不依不饶,“如果有如果呢?”

 

“如果没有遇见你,我必定子孙尽断,孤苦一生。”

 

“切……你遇到了我不也一样,子!孙!尽!断!”我故意把最后四个字咬得死重死重。退货,退货退货,这么不会说话的老攻不要也罢。

 

“郝眉,”KO温柔地从背后揽住了我,温热的鼻息打在我的颈部,扰得我有些心猿意马,“我们,生孩子吧。我想有我们的孩子。”KO的句子说得有些慢,一字一字敲进了我的心里。原来KO一直有为我们绸缪。

 

我想我的脸一定红得有些难看,却听到他不急不缓又补了句,“没有如果,因为我的降世,单单为了遇见你。”

 

 

7.

呐,听说

狭路相逢

携手

便是永恒。

 

 

 

END

 

 

  

仓促成文,但求小cry一笑。

另鸣谢海棠 @七心海棠 ,若不是你的敦促,才不会凭空多出这么个番外。




评论(31)
热度(94)

© 独角戏给自己加点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