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入K莫坑似海

【K莫】浮力定理(下)

划重点:(福)(利)定理

副标题:老K不能说的心路历程

原文向  暧昧期  OOC  

KO第一人称预警

上篇戳这儿

配套BGM《迷藏》

 

 


这时,一声清脆的女声从右后方传来,“KO,唷,好久不见啦。”在那一瞬间,灭顶的不详感依稀将我淹没;扭过头,脑海中那张清秀的脸庞果真和眼前人缓缓重合为一。

 

我察觉郝眉那只攥在我泳裤裤脚上的小拳头,似乎紧了两分。

 


顾梅是我从前做游泳教练时期的同事。姑娘身材不错,脸蛋也算精致,但有个致命伤,容易自作多情。说来话长,当时整家游泳馆统共十一个常驻教练,平均年龄四十上下,二十出头的仅顾梅和我二人。不知哪位没事找事的大哥牵了头,乱点一通鸳鸯谱:“绯闻”传的久了,顾梅好像还真对我起了心思。

 

我其实不讨厌这姑娘。毕竟她模样讨巧,更重要的,她性格和郝眉像的很,阳光又豁达,大咧咧地黏在我身边,撵都撵不走。可那时我刚刚疏于抑制体内的洪荒之力,黑了小天医“莫扎他”的电脑,窥见了郝眉的芳容,爱慕之情油然而生,无法抑止。从未爱过任何人的我初尝爱情的甜头,满脑子追妻大计,哪里顾得上和小姑娘闹绯闻。

 

再说的直白些,顾梅千好万好,名字像郝眉也罢,性别不对别的什么都对不了!

 

我当然不是玩弄少女心的负心汉,只得费力拉远与姑娘的距离。她近一尺,我退一丈。还使劲把面瘫脸崩得更僵更黑。就当我以为革命胜利终将到来之际,一个可怕的误会打破了我苦心维系的平衡:某夜我日行抚慰小兄弟,一时没管住嘴唤了声“眉眉”;结果被同住的中年危机同事A听了去,不由分说,第二天把我的自慰对象是顾梅的消息传了满池风雨。

 

为了避嫌,为了我的千里追妻大计,我只好做了件特别不男人的事——没与顾梅解释明白,第二天便辞了这份工作,一走了之。在那之后,我便再没见过顾梅,直到此刻……

 


她还是挂着那样洒脱的笑,大咧咧地凑过来。身边的郝眉下意识警觉起来,整个人突然崩得僵直,下意识踱上前两步,卡在我和顾梅之间,活像“老鹰捉小鸡”有戏中护崽的母鸡。这是个好兆头。兴许郝眉为我吃醋了也说不定?

 

我在“利用顾梅醋郝眉”和“转身领着郝眉离开”两个选项中错愕了片刻,就听到小少爷炸毛一样胡乱言语:“我们家KO现在累了,要回去给我做饭了。”

 

作为老攻,我分明体力很好,丁点儿不累,但郝眉说我累了我就累了。我抬抬眉,与顾梅简单打了个照面,“好久不见,先走了,再见。”完美的九个字,然后领着小少爷扭头走开。

 

这一次转身,够男人,够体面。(?)

 


我们上了岸,去淋浴区简单洗漱。我刚拿起浴巾给小少爷擦头发,他却迅速反身将我压在更衣柜上。我和郝眉的第一次“壁咚”,竟然让他占了主动。

 

“你硬了。”我听到他这么说。我感觉全身的血液光往身下和脸上奔涌,竟不敢直视他的眼睛。然后我似乎更硬了。“你是不是还喜欢那个前女友?视线都挪不开一样盯着人家。”他咄咄逼人地吼我,在我看来却像只佯装大灰狼的小白兔。不枉我耐着性守株待兔这么久,终于等来了上钩的小家伙。

 

“你还好意思笑……你说,你是不是看上她了?”

 

“是。”

 

郝眉脸上的惊恐与愤怒神情一闪而逝,然后似乎强压着撇出了个笑,“喔,那真是恭喜你了。”

 

“看上你了。”我霸道地将他圈在怀里,反身将他壁咚在墙角,在他的唇上邪魅地戳了个私人印章。“郝眉,我是看上你了。”怀中的小白兔长舒了一口气,下定决心般地眨了眨眼,而后环上我的肩颈,加深了这个来之不易的吻。

 

我吻得很耐心,也足够动情。许久,郝眉娇喘连连从我怀中爬出来,“KO,你个老流氓。更硬了!顶着我的肚子难受。”这个撩完就想跑的小可爱,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?算了,忍了三年两个月零九天,办正事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。

 

又见他伸着纤纤食指往我腰腹上戳,“KO,你的八块巧克力真的是硬的诶……我想戳它们很久了!”

 

喂,调皮鬼可不能随便乱点火,这些敏感部位是你能碰就碰的吗?

 

“老攻哪里都硬。”

 

“KO你说什么……噗,你也太闷骚了好吧……笑死我了我去”郝眉在我怀里花枝乱颤,银铃般的笑声不绝于耳。算了,让你乐吧,反正你才刚刚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,必将发觉我闷骚表象下的招人喜欢的每一面。

 

 

有些原则问题,分毫不能让步;但若涉及郝眉,自然另当别论。

我的面瘫总攻人设不能崩。当然,能将眼前人纳入怀中,崩成碎渣也没什么了不得的。

 

 

 

END

 

 


 

谢谢忍着OOC读到这里的小天使,希望你们喜欢不一样的老攻KO。

爱你们。


评论(40)
热度(87)

© 独角戏给自己加点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