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入K莫坑似海

【K莫】浮力定理(上)


划重点:(福)(利)定理

副标题:老K不能说的心路历程

原文向  暧昧期  OOC  

KO第一人称预警!!!

 


春天来临、万物交配之际,我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秘密。身高180,号称比牛还壮比煤球还黑的省状元郝眉,竟然是只十全十的旱鸭子。

我的内心毫无波动,只想将他扔入泳池,看清凉的池水浸湿他小麦色的年轻胴体,细软的头发……不,我的内心毫无波动,只想教他游泳(正经面瘫脸)。

 

彼时,我们的关系尚且卡在某个不可描述的尴尬阶段。我们几乎出双入对形影不离,以至于全世界都“不怀好意”拿我俩凑CP。然而,无名无实是我不得不直面的困窘:老司机眉嘴边挂着“好兄弟”“我们家KO”,试图模糊我同于半珊、肖奈、丘永侯三人的界限;虽然在滋补大餐的辅助作用下,我们隔三差五互帮互助,与对方的小兄弟达成了伟大友谊,却始终未曾在“事后”同床共枕眠。

 

孤枕难眠。我思来想去,认定郝眉一定是对我有感觉的,虽然我暂时找不到什么切实证据。我决意借着“学游泳”的由头探探虚实,至少满足满足一己私心。其实说私心严重了些,我不过期望他能在人外倾力依赖我,像小树懒一样挂在我身上嬉闹撒娇。当然,能借着园丁这一高尚职业摸摸觊觎已久的细腰长腿翘臀,何乐而不为?

 

像我这样的行动派,自然不会给猎物留什么喘息契机。是日例行的壮阳大餐,我佯装云淡风轻,往郝眉碗中夹了两只生蚝,不着痕迹地挖坑“明天周六,我们去游泳。”

 

没带疑问词,没有任何语调升降——不留任何还转余地。干得漂亮!

 

不出意料,我撞见郝眉一双清亮的杏眼闪出了些许惊恐的神色。“我不会游泳,怕水。小时候被淹过。”

 

“所以要学,我教你。”

 

郝眉耍起了小聪明,顾左右而言他:“明天天气这么好,去游泳馆泡着多可惜。我们应该去踏青,眉哥陪你赏樱去。”可惜他的套路早已被我洞穿……

“昨天上超市购物,家乐福赠送了两张游泳券,后天到期。”此刻他如此慌乱,必然觉察不出谎言的逻辑漏洞。

 

郝眉支吾了半天,幻想撒娇逃过一劫。饶是平时,我兴许就服软了,可这次我控制住了自己:成大事者,必将目光长远。我面色不变,使出了更高级的套路——暂时收口,以退为进。

 

果不其然,半夜十一点,某只小猫轻手轻脚挠了我的房门,“KO,我可以进来吗?有组代码想不出来……”

今天周五,肖奈并没有临时布置什么加班作业,如此拙劣的说辞正中我的“下怀”。我的内心毫无波动,只想郝眉快些扑向我的床。

 

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。正当郝眉忍着哼唧在我的床上来回打滚求抚慰时,我伸出大手抵住了他使劲朝上贴的身子。“要我帮忙可以,明天去学游泳。”郝眉的眸子委屈的要渗出水来。我自知离成功不过一步之遥,便使出百灵妙招,换了个句式哄他,“答应就让你舒服,要不要学游泳?”

 

不出意外,郝眉一口应下,“要”。

 

互帮互助如往常一样默契惬意,我却越来越不知满足。无名无实,不能直视小妖精意乱情迷的模样,不便触碰小弟弟之外完美的身体构造,以及……务必时时刻刻提醒自己,情到浓时,吞下窜至嘴边的闷哼。啊,不得不承认,我被眼前这具年轻肉体迷得神魂颠倒,比小说《洛丽塔》中的猥琐大叔毫不逊色。

 

于是,那晚当郝眉激情之后抚上我的小兄弟,就义一般低声说道“该你了”,我堵着气拒绝,“今晚没兴致”。

 

我说了谎,比半夜写代码更拙劣的谎话。我侧过身等郝眉出了房门,听着他进了自己屋又悻悻地躺下,心中终于平衡了那么一丁点儿。我猜,不能按部就班帮我解决,郝眉多少会失落。

 

说谎的代价是小兄弟支起的小帐篷伫立了十余分钟,害得我久不能眠,最后不得不任命踱到卫生间,悄悄撸了一发。一点都不爽,真的。

 

翌日早晨,我照例给小少爷做好了爱心早餐,收好游泳必要装备,静待他睡到日上三竿。等他赤着脚寻香走至客厅时,我便有意提点了一句,“吃完带你游泳去。”声音不高不低,确保无法被他忽视。

 

小馋猫脸上的笑意冻结了。他憋着嘴挥了挥衣袖,“知道,眉哥哪里是会赖账的人”。喂喂……你这么可爱可是犯规啊!而且,如果我不主动提起,你怎么看怎么会抵赖的好吗?

 

我佯装绅士,没有黏着他观摩他沐浴、更衣的全过程,而是早早换好泳裤站在泳池边等他。等他踮着脚尖一步一步蹦至我面前时,我只觉急火攻心,几乎控制不住面瘫神情。我终于有理由在光头华日之下正大光明参观他的身子——这纤细的脚踝,结实而富于弹力的一双长腿,紧俏的翘臀,窄腰,以及胸口两朵淡粉的小茱萸——简直就是我梦中的模样。

 

“地可真凉。”我依稀听到少年这么说。我轻微摆了摆头,告诫自己:正事要紧,不要沉湎于美色,争一时之得失。我伸手去抓他的可爱爪子。就在我们十指交握的间隙,身边的几个姑娘细声尖叫起来,鬼魔鬼样惹人厌烦。谁让你们盯着我的眉眉看了?把你们直愣愣的眼神儿统统都收回去!

 

没想到她们是友军不是敌军,没想到她们低语的内容如此顺耳,不外乎“啊你看他们两怎么这么配?”“夫夫相啊有没有”“简直就是人妻面瘫攻和健气傲娇受的绝佳组合啊”……此时此刻,我只希望她们的声音可以更大些,让郝眉这个二愣子听到群众们的呼声。

 

郝眉立在岸边踟躇,指使我“KO,你先游两圈给我做个示范。”我自然清楚他心中的小九九,但作为“忠犬攻”还是顺着他的意一头扎进水中,狠狠装了个B。

 

“郝眉,下来了。”我苦心诱导岸上的少年。“我接着你。”

 

这话管用。郝眉从岸边转了身,一寸寸往水里挪。我趁势摸了把他光洁纤细的脚踝,拖着他的长腿将他安全渡入水中。这里是浅水区,水深不过1米2,然而这丝毫不影响他惊得手忙将乱,以及我这一连串的揩油小动作。

 

纵使他做了长久的心理准备,小家伙在贸然入水的瞬间还是被初春的池水冻了个大激灵。我连忙搂住他,让他紧紧靠在我坚实的港湾。当然,水确实凉,我当然也冷。但我不能哆嗦,我站着直直地说“不冷”,因为我是“老攻”。

 

接着我耐着性子教了他好些换气和划水的秘诀。我的心情很古怪:既希望他快快习得这项技能(显得作为教练的我很牛逼很厉害),又希望他学得慢点,甚至永远学不会(这样我才能名正言顺借机揩油,享受被他依赖的快意)。这种奇异的矛盾感还见于另一个问题:我一直暗搓搓期待我们的关系能早日更进一步,又时常满足于恋人未满的暧昧状态。

 

郝眉学得很快。在肢体及其不协调的情况下,他于半小时内已经学会了手脚并用,保证自己连游五米不沉至水下。其实他的姿势俗称“狗刨”,好吧,可能比标准狗刨还丑上那么一丢丢。但从我一万度的“老攻”滤镜看过去,只觉得他可爱到犯规。

 

他似乎丝毫不抗拒我的肢体接触,且对我的教学成果称赞有加,“KO你太厉害了。你不知道,我小的时候,老爸好几次给我报天价游泳班我都没学会,这钱啊全打水漂了。早知道你能教我,还不如把钱都交给你呢。反正你的也是我的~”他那股子舍我其谁的嘚瑟劲,叫我只想将他摁入怀中吻个彻底。但是我忍住了。

 

“KO你怎么这么厉害啊。”

我确实享受小孩毫无底线的褒扬,“以前干过救生员”。

“难怪。”小孩微笑着撒娇,扬起水花浇我的脸。我清楚他只是想借此打个马虎眼拖延时间,但看在他如此可爱的份上,没忍心戳穿。

 

这时,一声清脆的女声从右后方传来,“KO,唷,好久不见啦。”在那一瞬间,灭顶的不详感依稀将我淹没;扭过头,脑海中那张清秀的脸庞果真和眼前人缓缓重合为一。

 

我察觉郝眉那只攥在我泳裤裤脚上的小拳头,似乎紧了两分。

 

 

 

  

TBC…

 

 

 

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接受这样闷骚的老K?

一直想写幻想“老攻”上位的KO,昨晚 @莫扎和ko天生一对 的留言“我的内心毫无波澜……”,不知道怎么就触动了我的大条神经,壮着胆试了第一篇第一人称奇文。OOC肯定有,但我尽力还原了面瘫KO在我脑海中的心路历程。

好久没刷TAG,希望没有撞梗。其实灵感来源是手边这张即将过期的游泳年卡……一会我趁着天晴下个水试试,看会不会有新点子。

 


评论(29)
热度(84)

© 独角戏给自己加点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