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入K莫坑似海

热干面干*不*干(3)

全文撒糖

原著向

中短篇连载

KMO夫夫赴武汉出差的故事

BGM《再别康桥》

1

2



二人“酒”(蛋酒)足饭饱,晃到酒店办*理了入住。郝眉嘴上念叨着不睡不睡,身*体却很诚实地窝至沙发深处,不一会便睡熟了。旅途劳顿,KO自然不忍搅了媳妇的美梦;他小心翼翼取了手提电脑,仔细查阅与远辰公*司的合作协议。


待郝眉一朝梦醒,屋内挂钟的时针已迫近“3”的刻度。饱眠一觉神清气爽,他拽着KO的健壮小臂便要骑行游东湖。KO应了声“嗯”,往黑色双肩背中放了些小食,又将烧好的热开水灌到保温瓶中。


两人晃晃悠悠,不出十分钟便由宾馆走到东湖绿道。映入眼帘的,是琳琅各样的自行车。郝眉左挑右选,不知挑哪一款座驾得当:有一车二座式的,那么KO卖力蹬、把方向盘就好,他乐得坐享其成,沿路耍玩;有脚踏船式的,同理KO使两人份的力即可,这车模样还俏皮拉风。反正KO劲儿大又持久,不用白不用。


他兴致勃勃与老板杀价,不想压根儿不是老*江湖的对手。光是蹩脚的弯管子武汉话,就秒秒钟断送了他杀价的前程。他恨恨地咬了咬小*乳牙,只觉对这城市的厌恶又深了一分。就当他万念俱灰之时,晶晶亮的杏仁眼扫到了一排橙得发光的摩拜单车。他拉了KO凑上前去,“KO,这摩拜单车半小时才收一元,比刚刚那铁公鸡的单车好看得多…呀,这带框的这种新车,半小时才收五*毛呢。”


“嗯。”

“KO我决定了,骑摩拜单车。高端大气上档次!”

“……”

“KOKO,怎么才能把这单车的锁给解*开啊?”郝眉的水润薄唇嘀嘀咕咕个没完;身边人哪里听得进他说了些什么,眼里映出的圈是他朱*唇轻启的可爱模样,不觉心猿意马起来。

“KO,你在发什么呆啊!眉哥弄清楚了,要先下载两个配套APP。网友们说要先垫付押金,付就付呗,眉哥可是土豪二代。哈哈……啊!!!竟然光一人就要付三百块押金呢!”

“……”


KO拿自家小祖*宗毫无办法,只想纵容他撒娇卖萌永不长大。捣鼓了一大圈,等二人终于骑上摩拜,骑行大部*队已逆流返程。KO生怕郝眉过分嘚瑟磕着碰着,一路在后头慢慢地骑,守望他的背影。清风徐来,水光潋滟,他的少年似乎心情很不错,左顾右盼大呼小叫;逆着光,少年披着刺绣夹袄的窄肩与间或露*出的纤细脚踝美得摄人心魄。他单单是望着,也被少年周*身弥散的光圈感染得暖融融、甜滋滋。漂泊十数载,他本已习惯了清冷麻木的生活;这般惬意的慢时光,大抵是耗尽了一世的好运,换来的上苍垂怜。

恰逢惊蛰,空气清新透着早春的香甜。天空湛蓝如洗,寥寥彩云温吞吞地爬行。目光尽头水天交接之处,浮着些时隐时现的黛山与亭台楼阁,如同一幅泼墨山水画,美的不甚真切。沿着湖堤逆风骑行,让人生出些鸥鸟翱翔天际的错觉。郝眉心旷神怡,连连拧了三下车铃,示意KO赶上与他并行。


“KO,这东湖可真美啊。世人单单歌咏西湖之秀美,却不解东湖的壮阔霸气。我都替东湖吃味儿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是真喜欢这儿。KO你去过的最美的地方是哪儿?”郝眉话一出口便后悔得无以复加,KO少失双亲,忙于生计,怕是没有空余、更没有心力策划旅行。他闷闷地抬眼瞅了瞅KO,但见他神情慎然,似是在仔细回忆往昔。然后,他听到这世界上最质朴的告白。

“与你一起,哪里都是最美的。”


郝眉只觉老脸一红,不禁加速蹬了几圈踏板,一溜烟越过了一座小坡。他的爱人就是这样,平日里木木登登、少言寡语,然而不觉之间蹦出的情话,尽显老司机的闷骚本色,叫人害羞地恨不得钻进土里去。

这时一个小学*生模样的壮小子见郝眉骑得飞快,使足了吃奶的劲儿蹬车追赶。堪堪企及郝眉的后车轮,便宣战似的拧了拧车铃。这可得了!眉哥也不是什么好惹的善茬儿,化满腹的午餐为力量,陪这不自量力的熊孩子来了场生死较量。


KO只瞧见自家幼稚鬼同红领巾前前后后拉锯战,又好笑又担忧。自打他认识郝眉以来,从来都晓得他的求胜欲不弱,却从未见他动真格对一件事如此上心。他几度卯足了力想撵上去终止这场无由来的宿命对决,却惊觉二人的车速堪比和谐号,自己一时间也无法插足。


不知过了多久,郝眉与胖仔均是累了,上坡速度明显缓下来,大喘气一波未平一波又起;但二人相当默契,均不认输,依旧目光坚毅,力图争下最终的胜利。KO不想郝眉这样长时间运*动“竞技”,担心他的体能,终于忍不住抄到小胖左侧,狠狠地剜了小胖一记眼刀。可怜的胖小子并不知道这彪悍大叔为什么凶他,但显然吓得不轻,猛地停了下来,几乎落下眼泪。


郝眉一门心思顾着蹬车,哪里知道这暗处黑幕;等他甩小胖有些距离,才匆匆欢庆胜利。“KO,你看到吗?你眉哥有多威*武雄*壮!”

“嗯。”

“切,你这闷鸡。白瞎了眉哥为你打下的江山。”

“眉眉,你最棒。”


二人一路欢歌笑语,行至水穷处,又见山顶庙观。路窄人稀,只见庙前立了一块木牌,“解签免*费,静待有缘人”。KO看着跃跃欲试的男友郝眉,暗暗点了点头。

庙里有些幽深。两位僧者引二人叩拜了几尊观音,复而将二人隔开分别占卦。KO摆摆手,示意自己无意补签;不久便被请到后院静待同行人。庭中挂满了各式同心锁与结缘绳,远远望去是一树一山的赤红,烟火气浓得暖人。


KO等了近一刻钟,正想着回观中接郝眉,便见后者哭丧着脸缓缓踱出来,怀中抱着一只冲天大香烛,手中还蹿着些红红的式样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KO,这庙子是骗钱的。签也压根儿不灵。”

KO觉得好笑,只想快些将男孩拢入怀中。

“那你抽*了个什么签?”

“没抽。”傻*瓜,遇到你,便是我此生抽到的唯一上上签。

“还是你聪明。眉哥手气背,抽*了个平下签。假和尚给我解签,硬说眉哥此生情路不顺,另一半将缝血光之灾;说要交香火钱999,买这饼香烛和同心锁才能消灾。”

“你真信了?”KO抬了抬右眉,他的男孩还真是单纯的可爱。

“我自然是不信的。但臭和尚诅咒你,我偏不让他得逞?”

“所以小财主舍得为我破财消灾?”

“那必须的,眉哥据理力争,和假和尚砍了半天价,最后付了299,还算可以接受吧……”略矮些少年目光灼灼,一边恨恨地嘀咕,一边仔细地将同心锁挂在铁链上。“眉哥要一辈子同KO绑在一起,没有任何东西能将我们分开。”

“……郝眉,我会当真。”

“臭傻蛋,就是要你当真啊。事到如今,你休想翻*脸不认人。”


“我不会。”KO将心上人收入怀中,细细品咂唇*舌的清甜。这辈子,下下辈子,便是倾尽所有气力,也绝不会离开你。“谢谢。谢谢你出现在我生命里。虽然我一直不敢设想,如果不是我,你*的*人生会是什么样子。”一定更加无忧无虑,前程似锦。

怀里的少年缓缓挣出了恋人的怀抱,用纤纤食指封住后者的两片唇*瓣。

“说好的,我们不这样见外。”

嗯,说好的。



远方的风依稀吹来雄鸡不合时宜的啾啾啼鸣,天色渐渐暗了下来。日薄西山,映得湖天彩霞齐飞,壮美得叫人移不开眼。郝眉将毛*茸*茸的脑袋往恋人怀中埋得更深了些,如果可以,远离江湖纷争,与你做一世野鸳鸯,也是好的。


 


TBC…




别问我为什么知道磨山顶上有那么个破庙子;更别问我为什么999的香烛可以砍价砍到299。被坑过一次不信有人忘得了。捂脸望天。

落日时分的公鸡打鸣也是真事,当时我还跟着咯咯哒了几嗓子。把身边比着赛车的熊孩子吓坏了,哈哈。

这篇文章放得久了接了好几次才接起来。全篇划水,轻怼,我接着呢。

我记得一地的坑和高*耸入云的FLAG,我都记得。毕业论文临近交稿,如果我没更文,大概是离死期更近了。求各路神仙垂怜保佑。

最后告诉大家一个小秘密:

下章开车。对,就是这么奔放。



 



评论(20)
热度(50)

© 独角戏给自己加点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