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入K莫坑似海

雨雪有别(下)

原文向,二发完

甜到hoooo

K莫暧昧期

新(傻)视(白)角(甜)

前文戳这儿

 

 

    突然,一个念头猛地钻入他的脑海:有模有样发条吐槽雨雪的朋友圈,兴许能吸引KO的注意;最不济,也算是给二人的私聊置了个台阶。

 

    想见雪是真的,想见情郎才是最要紧的。郝眉想着想着,竟生出些种抓心挠肝的甜蜜感。

 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。这条朋友圈该怎么编写?设置“仅对KO可见”是必然前提,但如何得写的意有所指又不刻意露骨?如何既黄花闺女又绿茶婊贝?呸呸呸……总之,如何才能快准狠地撩到KO那愣头直男?郝眉没边没际地妄想着,忽而记起愚公与猴子提及的“朋友圈万能撩妹神技”——一张四十五度望天的自拍+三两狂拽帅酷的背景图+一句标准文青分行诗。      


    为此,郝眉专程下了个美颜相机,据说用那个软件拍照能让凤姐一秒变Angela Baby,让意中人一见倾心。郝眉上网站搜了自拍教程,找尽各种刁钻角度,又将空闲的左手置于脸旁摆了数种POSE(其实也不外乎锤子剪子布尔尔),照出的自拍能绕地球一周。在他哼哧哈哧折腾十来分钟后,终于点进相册,精挑细选、点兵点将。不料天不遂人愿,纵然他老实依着教程拍了好些照片,真正能入眼的寥寥无几,不是太娘就是太凶,不是高低眉、大小眼就是就是肌肉抽搐……哎,如何才能拍出贴合他眉哥自身优雅阳光气质的自拍呢?

 

    郝眉陷入了无尽纠结的死循环。既然拍不出四十五度望天的忧郁照片,他思来想去,挑了张四十五度翻白眼儿的搞怪自拍,也算是应了此情此景。后两张照片,自然一张是愚公从帝都发来的前线雪景图,一张是他站在窗台上随手拍下的街边雨景。对比之强烈,令人发指。

 

    挑好三张照片一字码开,郝眉又在“文字”上犯了难。写了又删,删了又写,要么酸唧唧要么嗲兮兮,特别辣眼睛。正值他来回编辑犯难的当口,右手拇指那么一滑,错点了屏幕右上角的“发送键”……

 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精心设计的撩汉大计竟然毁于一旦。但见朋友圈首页,静静躺着他的打油分行诗:

你如何知道

一个南国的孩子如何思慕故都的雪

纷飞的雪花如你

雨雪有别

一如你我

 

    擦!郝眉忍不住爆了句粗。这乱七八糟酸到掉渣的破烂玩儿简直扎眼,赶紧趁某人没看见删干净,别留案底啊!他抖着手伸向删除键,不料还没按下,首页已弹出一个提示框,KO那颇具辨识度的头像蓦地出现在那儿。

 

    郝眉没料到,这怎么看怎么别扭的朋友圈竟被KO秒赞了。他个木头,懂个毛线啊。就知道赞,好歹回复个一句两句的,才对得起眉哥凹了那么久的造型。哎……算算算,都被赞了再撤回重发显得娘炮,就这样吧。好歹被赞,说明闷骚KO还是挺在意他的。

 

    谁道少年不识愁滋味?郝眉茶饭不思,辗转反侧;好容易挨过了一昼光阴。迫近日落,雨还不咸不淡地落着,他踱到阳台上,突然瞥见昨晚父亲落在窗台上的一盒Marlboro。

 

    他定定地抽出只烟,置于鼻下猛嗅了两口。他闭上眼努力回忆KO的气味:那夹杂于浓浓油烟味间时隐时现的苦涩烟草香,是否与捻于指尖这只香烟近似?着了魔一般,少年点燃了手中烟,平生第一次将这百害而无一利的尼古丁制品含入口中。他哪里懂得如何吞云吐雾,单是匆匆吸入一口,便被厚重的烟味呛得上了头,连连咳嗽,半晌才缓过劲儿来。

 

    他不禁愕然,令KO迷恋的烟草竟如此不讨喜,酸、苦、辣等综合味觉一齐钻入肺腑,独独缺了一味甘甜。KO不快乐吗?他宁愿独自吞咽侵害健康的苦楚,品味绕于唇舌的淡淡烟丝,也不愿与自己多做言语。

 

    最硬最尿性的郝眉甩甩头,终结毫无意义的自扰。他换好最爱的小熊卫衣套装,套上帽子,插好耳机,去雨的世界中夜跑。雨似乎落得缓了些,绵软得恼人。耳机里尽是熟悉的调子,一会儿《龙拳》一阵儿《双节棍》,他一路哼哼哈hi,没有人能在他的BGM中将他打倒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待他终于耗尽气力,回到街区时,天已擦黑。他抬了抬眼,察觉不远处路灯下支伞青年的背影与KO有些近似。定神一看,真真近似的可怕!圆寸,一身夜袭装扮,大的离谱的黑色双肩包,背脊笔直如山。他暗骂自己病入膏肓,见路人都生出幻觉;身体仍旧诚实地溜着边儿绕到青年面前,暗搓搓一睹芳容。没别的。就想见见KO一般的背影杀手,是否全是一等一的大帅哥。

 

    等他装作不经意的那么一回头,猛地便撞见雨伞下的面庞。你特么逗我?这分明就是KO本尊啊。头发似乎略略长了些,双颊清减了半分,双肩有些雨的痕迹,似乎比上次见面更帅了!

       

    KO似乎并没有开口解释“惊现”于此时此地的意思。郝眉只得善解人意地递了话头。“这么巧啊,KO”。

    “不巧”。

    “你来找我玩?”话一出口,郝眉便急匆匆自我否定,恨不得将每个字儿都吞进腹中,“不……我的意思是,你来南方发展了?”

    千万别回答是。千万别……

 

    “不会”。

    “那你来江南做什么?今天北京大雪,我倒想回北京看看”。郝眉不自觉地摆弄刘海,绞尽脑汁缓解眼前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”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?哦,对……我今天发朋友圈了”。

    “我来,送一份礼物”。

    “礼物?”郝眉滴溜溜转了转眼珠,“难不成是给我的”?

 

    KO不再言语,将手中的伞递给郝眉,而后褪下偌大的背包,从两块厚布间中掏出一个直径三十公分的透明玻璃瓶。暮色渐沉。郝眉接过瓶子,堪堪往昏黄路灯下又靠了两步,这才看清,瓶子里装的白色晶体,大致是未融的初雪。

    “KO”?郝眉感觉湿热的液体从身体深处源源不断涌出,几乎溢出眼眶,他吸了吸鼻子,努力将它们逼回老巢。

    “故都的雪。送给你”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不要对我这么好。你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 KO目光如炬,几乎将他的面庞剜出两个窟窿。“如何”?

    下定决意一般,郝眉终是开了口。“你不知道……就……我是同性恋!!!”说出来了!卧槽,竟然对暗恋对象出了柜……世界上有后悔药可以卖吗?

    “这么巧,我也是”。

 

    郝眉的省状元脑瓜似乎受到万点暴击,直接当了机。“我……我的意思是。你再这样我就误会了”。

    “嗯”。KO的眼波如一池春水,叫他甘愿溺死其中,永不上岸。

 

    雨似乎停了。

    那么接下来去哪儿?

    去哪,都一样。

    郝眉低了头,身子一点、一点向KO靠近,而后装作不经意,碰了碰身边人的指尖,又慢慢送上指腹、手掌,最后十指相扣。

    我天!身边着帅的天怒人怨的哥们,从今往后便是我的男人!郝眉似乎偶中头彩的痴汉,用余下的右手狠狠掐了一把大腿。意料之中,他疼得龇牙咧嘴,却甘之如饴。

 

    不会错了。

    上天赐了他如此大运,让他爱上他;

    而后,放心地,让他替这个世界爱他。

 

 

 

END




小剧场:

 

“老司机,老实交代,你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?”

“比你想的早些。”

“你该不是,对你眉哥一见钟情了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去,你这闷葫芦……也就是说,在食堂打第一份糖醋排骨时,就爱上我了?”

“比那还早。”

“你该不会步步为营,蓄意接近你眉哥吧!简直闷骚心机男啊,我看错你了!”

“嗯。”

“啊?”

“郝眉”,KO目光灼灼,“我就是手可摘星辰”。

 

 

 

 

再次END

 

 

 

 

退场。K莫不散。


评论(14)
热度(97)

© 独角戏给自己加点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