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入K莫坑似海

雨雪有别(上)

原文向,二发完

甜到hoooo

K莫暧昧期

本节实在短小,对不住

新(傻)视(白)角(甜)

 

       作为土生土长的江南小少年,郝眉一直精心保守着一份羞于启齿的少男心思:想亲眼见证漫天纷飞的大雪,想在白茫茫的雪地里撒点野!想当年他弃家乡顶级高校的优厚条件于不顾,远走帝都填报庆大,其中多多少少有这份心思作祟。当然,即便父亲软硬兼施,使足法子撬开他的嘴“骗”出非去帝都不可的理由,他也咬紧牙关,不曾吐露半分。

 

       惟愿邂逅北国的雪。惟愿偶遇身在帝都的手可摘星辰。

 

       郝眉作为二十一世纪五好青少年,身材棒、脸蛋好、双商高出天际、性格讨喜人见人爱。但就一丢丢“人性弱点”,郝眉无力克服,只得泰然处之——无处安放的别扭劲儿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其实他早在卸载“幻想星球”一周后,便认清了一件比彗星撞地球、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更可怕百倍的事实。他清清楚楚听到了手可摘星辰闷骚性感的雄性声音,又明明白白看见了帮会小弟不知从何盗来的一张老大的模糊侧颜照;然而……却依旧夜夜梦到与手可摘星辰驰骋沙场,把酒言欢,而后,洞房花烛。潮湿的梦境总在这时戛然而止,少年郝眉在接二连三的自我审问过后,一个手抖,删掉了“噩梦”的源头。他反复告诫自己,只当是一场狂欢一场大梦,他没曾也不将爱上一位名叫手可摘星辰的男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虽然他剑眉入鬓凤眼生威,虽然他红唇丰润贝齿轻启,虽然他嗓音低沉声线清冽……

       但是!!!他眉哥行走江湖十数载,身高180,比牛还壮比炭还黑。他特么不可能是同性恋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殊不知,这荒唐梦不仅没停,倒有愈演愈烈之势。辗转反侧七晚过后,郝眉终于向现实低头:他眉哥就是爱上了一个操作逆天,有颜有思想的男人。又如何???

 

       然而,已经删掉的幻想星球没理由再装起来,已经逃掉的婚也不好再成。别扭眉陷入无尽的纠结中:一面希望自己能早日淡忘这段荒唐的恋情;一面又分外忧心手可摘星辰将自己遗忘;一面渴望尽早恢复和手可摘星辰的联系;一面又恐惧过近的距离会使对方察觉自己心怀不轨,据而远之。

 

       思来想去,只有前往他的城市,祈求在茫茫人海中与他擦肩这么一条法子。于是,当自己引以为傲的小翘臀被老爸花样揍到皮开肉绽之时,他也不曾后悔;甚至病态地窃喜:他坚强勇敢地守护了初生的爱情。

 

       时间这么一晃三年。帝都何其之大,郝眉花了整整三年才认清“人海识故人”这事渺茫的可能性。正当他万念俱灰,打定主意埋葬初恋之时,却在稍远的食堂遇到了“倾国倾城”(?)的打菜小哥,一见误终身。

 

       那时他只道第二春终于到来;并未料到他此生爱上的第二个男人,竟就是昔日大明湖畔的手可摘星辰。

 

       他一再自我告诫,要勇敢不要怂,该出手时就出手;却依旧难以摆脱与生俱来的别扭劲。他日日奔赴小哥所在的食堂,绞尽脑汁向小哥搭讪,虽然话题怎么也离不开天气和菜色,虽然小哥的答复始终只有万年冰山脸与一声闷哼(“嗯”)。

 

       当他终于鼓足勇气迈出第一步——要到了小哥的手机号时,寒假已悄然而至。他不由悲愤,老天给与了他出众的才智与外貌,却为他铺了一条满布荆棘的漫漫情路。他来了帝都三年半,竟一次也不曾见到雪;也一次不曾遇到情郎。好容易柳暗花明,上了另一条船,不料又是一条不开窍的贼船。他暗搓搓使了那么半天劲,终于让笔直的KO小哥有了那么一丢丢被掰弯的趋势(?),恼人的假期又生生将他与KO区隔天涯,一如这些年一次次让他与北国的雪擦肩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这天,郝眉照例被早晨九点的闹铃叫醒,照例揉着惺忪睡眼翻看朋友圈。这一看可不得了:朋友圈被满屏的雪景图给刷爆了。郝眉满心欢喜,一个鲤鱼打挺跳下床去,拉开厚厚的罗马帘,而后恨恨地爆了句粗——窗外妖风大作,下是下了,是戚戚冬雨而非圣洁雪花。

 

       雨雪终究有别啊!!!特么北京要么就别下雪,一下便挑他回南方的契机,你说气人不气人。还不如一直不要下。

       于半珊我看你秀,看你秀,祝你在雪地里摔个大屁股墩儿,祝你永远捞不着女富婆。

 

       郝眉这么漫无边际地想着,竟将平日里潜藏的负面情绪统统回顾了个遍。他不由想到KO,自大年三十简单的新年问候之后,二人便再无联系。他终究寻不到与他联系的契机,蓦地问他句天气之类无关痛痒的话,何其唐突。何其轻浮。

 

       突然,一个念头钻入他的脑海:有模有样发条吐槽雨雪的朋友圈,兴许能吸引KO的注意;最不济,也算是给二人的私聊置了个台阶。

 

       想见到雪是真的,想见到情郎才是最要紧的。郝眉想着想着,竟生出些种抓心挠肝的甜蜜感。

 

 

 

TBC…

       


 

不退圈不退圈永不退圈。

最近忙到飞起。导师召我下周带着论文初稿面圣,然而我连正文部分都没完成,然而我还是浑水摸了个鱼的。画风要是过于清奇大家接受不了,轻拍。我轻轻接着哈哈。

这篇小文章反其道而行,郝眉删除梦幻星球的缘由不在于他惧怕或厌恶,而是被自己明知对方是男孩还是义务反顾爱上吓的丢盔弃甲。我甚至私设KO原本居于北京,是眉哥借着上大学之名北上,千里寻夫。

别扭嘛~眉哥总是别扭的。

有机会给这个小故事写个Side B,从KO面重写。

真的忙,但真的想写K莫。开了不少脑洞,近期整理一下po上来,好歹先存着。

向每一位辛勤产出的太太致敬,向每一位躺平坑底的小天使笔芯。让我们一起扛大旗,一起守护K莫。


评论(31)
热度(103)

© 独角戏给自己加点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