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入K莫坑似海

Are You Brave?

时间线:K莫暧昧期

迟到了一个世纪的情人节贺文

BGM食用效果更佳

一发完超甜

 

 

盼望着,盼望着,春天的脚步近了,虐狗的日子又来了。

为了与自家小孕妇度过最后一个仅属二人的珍贵情人节,晌午刚过,肖奈便提前宣告收班。办公室的诸位程序猿们几家欢乐几家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

 

毗邻郝眉办公桌的猴子第一时间挂上他的脖子,“眉哥,老三这个有异性没人性的,就知道哄三嫂开心。你看他那狗腿子的模样,简直给咱们宿舍丢人”。想了想,他又毫不客气地二度张口,“依我看,咱们哥仨就不该自暴自弃,咱们上酒吧勾搭妹子去,白日宣淫,风流快活~”

 

郝眉生生将他从身上拽下来,“哎哎哎下来,眉哥是你想抱就能抱的吗?你和愚公作伴泡妹去吧,哥可不屑做这种自损身价的事儿”。

“那你就直说,你这万年单身狗,在这闪瞎钛合金眼的虐狗节,倒还能干嘛?”

郝眉一时吃瘪,薄唇只下意识地吐出两个能救他于水火的英文字符,“KO……”

“哦~~~”,“撩眉二人组”之二的愚公不知何时蹭到了猴子身边,“我们眉妹想和KO一起过情人节啊。猴子你怎么这么没眼力劲儿呢?”

“对啊,我这没情人的怎么能棒打鸳鸯,坏了美眉哥的情致呢?”

 

郝眉不料自己的纯情少男心就这么被戳穿于光天化日之下,心下把“死鱼”“泼猴”诅咒了百八十遍。他腾地一下站起来,佯装硬气,“我是叫KO回家给我做午饭吃。你们这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”!

“嗯”。对桌的寸头青年永远第一时间无条件“挺眉”。不分场合,不问前程。

 

K莫二人顶着“撩妹二人组”无休无止的戏谑言语拐出致一科技的大门。

不知过了多久,KO的低音炮终于拽回了郝眉漫无边际的走神。“今天想吃什么?”

“嗯……”郝眉挠着头发,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。“好像也没什么想吃的”。

“好。先去超市逛逛看吧。”

 

郝眉暗骂一句,眼前人真是个呆瓜。成天就知道给我做饭洗衣,不懂浪漫,也不能有个实际“突破”。

然而,他面上却不好发作。毕竟将“回家做饭”作为回绝侯、于借口的人正是他本尊。思来想去,他只得自食苦果,跟着KO往超市的方向磨磨唧唧挪动。

 

这条路似乎从未这么长。将将到了家乐福门口,郝眉兀地抓了KO的玄色袖口,“KO,其实吧……其实我现在不饿。难得提前放假,我们去做点别的有意思的事情吧?”他目光躲闪,声音也自顾自低下去。

“有意思的事。比如?”

“其实我挺想看新上映的电影的。就是那部漫威新上线的,大片!”这时也甭管谎话能不能圆起来了,郝眉只期望此时电影院里真的有部漫威大片正在上演。

 

“好”。KO比他略高小半头,望向他的视线深幽炙热;这双好看到犯规的眸子中究竟包含了哪些情愫,郝眉无论如何也参悟不透。

KO转了身,无声替他重系了歪歪扭扭的围巾,领着他改道最近的电影院。

 

电影院大荧屏上滚动的上映影次表无疑刮了郝眉一记响亮的耳光。情人节的排期似乎别有用心,清一色各种青涩爱情片,哪里有什么漫威……他尴尬地轻哼一声,扯出连自己都无法信服的理由,“前两天还看到老同学在朋友圈晒那部大片呢,怎么这下就下线了。真奇了怪”。

“那既然都来了,看哪部?”

你问我,我问谁啊……两人的关系还卡在“君子之交淡若水”,在这特殊的日子看那些情啊爱啊的毕竟不合适。毛主席说过,冒进固然是不可取的。

“那就看这部《末日崩塌》吧。虽然不是漫威制作,但华纳出品应该也差不到哪儿。我就喜欢这种末日片,打打杀杀拯救世界,有劲!”

KO买了最近场次的电影票,又给郝眉买了爆米花、炸鸡和可乐。

“KO,全世界你最好了!”KO只觉心中一暖,不自觉勾了勾唇角。

 

影片还真就烂到让人不忍评价。开演一刻钟,郝眉就坐不住在座位上扭来扭去,“KO,这片子和所有好莱坞大片一样,套路地要命!我这才看十分钟,不仅能猜到结局,还能预言进展的全过程。”

黑暗中,右手边的寸头青年也不言语,默默将买好的炸鸡推向郝眉。后者从善如流接了吃食,开心地啃个不停,全然忘了吐槽这码事。

“KOKO,还要吃爆米花,没手了!”

“我抱着,你到我这取就好。”

郝眉一口咸一口甜,满嘴塞得和花栗鼠没差。他盯着屏幕,右手有一搭没一搭地伸到KO怀中的爆米花桶中,猛捞一把慢慢享用。忽而,他的右手在取食时“捞”住了KO的五指。KO的手冰凉凉的很是舒服,手指细长指节分明,指腹还镀了曾薄薄的茧;一时竟让他生出了些留恋。

 

待他终于回过神,已不知将KO的左手“捉”了几分几秒。郝眉触电似收了手,复而鼓起勇气望向身边人。KO目不斜视,看似被电影情节深深吸引,并未留意郝眉千丝万缕的心理戏。电影院幽暗的光线巧妙掩盖了他微红的双颊与耳尖。

 

郝眉被KO的侧脸撩得心神不宁,只得生生将目光转向正前方的大荧幕。片子恰放到黄金分割处,男女主人公行将分离,分别去寻拯救世界的秘匙。他们对酒当歌,相拥而泣;末了,女孩转向男孩,神情专注地问了一句,“Are you brave?”

这句台词不知触动了郝眉的哪根神经,他望向KO,不受控制地喃喃重复,“Are you brave?”

 

答复他的是KO的灼灼目光,一时间美目流转过不知多少深邃的情愫。借着若有若无的光线,他傻傻瞪大双眼,看着KO一帧帧靠向他,左臂老练地将他套牢怀中,而后将丰满的唇印在自己的额头、碎发,而后是两个发旋。

KO的唇湿湿的,带着初春的气息,郝眉只觉自己几乎溺死在这无边的宠爱中。周身的一切不断离他远去,此时此刻,郝眉听不到轰隆隆的音效和邻座少女的尖声惊呼,只听见自己胸腔间猛烈跳跃的心声,噗通噗通噗通,敲打着自己残存的理智。

KO吻了他。所以现在他们是同事,挚友,还是……情侣?

 

半晌,KO正了身子,一双亮亮的眸子直望男孩。郝眉,这便是我的答案。

郝眉记不清后半段电影究竟胡诌了些什么情节,也忆不起他究竟以什么情绪挨过了随后的大把光阴;只记得自己“灵机一动”,右手越过散发着迷人香味的、大到离谱的爆米花桶,精准握住了KO的宽厚的手掌,然后十指相扣。

KO的手那么凉,世界却终于暖了过来。

 

踏出电影院,夜幕骤临,华灯初上。雨点淅淅沥沥落了下来,将五道口的繁华街景与尚未出口的誓言晕染地不甚真切。郝眉暗叹,影院内的那个吻犹如恍如一梦、轻不可触,不觉生出些忧伤的情绪来。

KO从随性包中掏出黑色雨伞,将郝眉周身罩在一方小天地中。他的肩很展,撑伞的角度明显往郝眉处倾斜。早春的看似温柔,一会功夫还是打湿了KO整个左肩。

郝眉见状,蚊子般嗡出声,“你别淋湿感冒了。我可不会照顾人”。

“嗯”。

“快快,KO,我们很快就到家了”。

“郝眉”,KO的清冽嗓音顿了顿,“我想就这样,一直一直走下去”。

 

天地又一次静了下来。

郝眉原本以为,一生很长很长,遥不可及;未料到,一记转身,便是永恒。

I am brave. We are brave.

世界这么糟,所幸的是,我们足够勇敢。为了守护彼此,便拥有了对抗世界的勇气,也有了包容世界的胸襟。

路还很长。

 

 

 

END

 

 

小彩蛋:

(多年以后的又一个情人节)

郝眉:KO你还记得咱们第一个情人节嘛?就是眉哥把你套路上的那个。

KO:你套路我?

郝眉:对啊!我拽你去看电影,你不是一个忍不住还吻了我吗?

KO:不是你问我“are you brave”的吗?

郝眉:啊?我说过吗?忘记了。

(过了会)

郝眉:啊!!!!!意思是,你用那种方式回答了我的问题?

KO:嗯

郝眉:KOOOOOO!!!你真是太浪漫了!

KO:嗯。只对你。

 

 



 

此文献给小黑 @『小黑生于1996年』 

文笔巧思不及太太万分之一,望不嫌弃。


评论(22)
热度(130)

© 独角戏给自己加点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