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入K莫坑似海

热干面干不干?(2)

全文撒糖

原著向

中短篇连载

KMO夫夫赴武汉出差的故事

BGM

 

 

    且说赴汉三天前KO的日程,那叫一个丰满。被郝眉拖着上进口超市购置了大包小包零食;被郝眉使唤做了好些备选旅程攻略;又被郝眉盯梢收拾行李、准备会议材料。

 

    万事完备,KO倚着布艺沙发喟叹一声:不知道从何时起,他的生活便开始“被郝眉”填满了。他的郝眉先是小心翼翼、试探性地占领了他心上的一个角落,而后敌进我退、敌退我进,终于在他整个心房上安营扎寨、肆意撒野。与猴子、愚公的猜测恰巧相反,KO并非圣人:他曾多次试想,狠下心“调教”男友郝眉,让他成为更懂事、能让自己依靠的港湾。然而,每次撞进郝眉小动物般毫不设防的澄澈双眼,这该死的念头瞬间消散殆尽。能宠郝眉一辈子是他的至上荣光;他相守不弃,他自甘之如饴。

 

    如果可以,便让他将郝眉宠上了天。叫郝眉再也离不开他罢!

 

    下了飞机,郝眉风一样拦到出租车,猫着腰一呲溜钻进后座。KO匆匆放了两件行李,落座的瞬间听到郝眉蹩出的不知来由的“武汉话”:“斯(师)傅,克(去)东湖漏(路),具体勒(这)个位子(置)。”

 

    狭小空间内,另二人皆是一惊。出租车司机摘下墨镜,从后视镜内打望了眼后座的小白脸:切,一看就是唬人的外地人。KO则压低嗓音,问身旁人,“你这是唱哪出?”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郝眉猴急猴急剜了爱人一眼,狠劲吐出一声,“猪”!复而又连连转着漆黑眼珠,在后视镜瞧不见的地方冲着KO晃了晃手机。KO心下了然,弯了弯嘴角接招,点开新下载的“黑凤梨”情侣APP。

 

    正当时,郝眉的信息应声而来。    

    “KOKO,我刚刚武汉话说得溜不溜?”

    KO刚想回个“嗯”,郝眉的第二、三条信息争相跳了出来:“我问了微微师妹,武汉的出租车超级爱宰外地客,要被人认出来我们就完蛋了!!!肯定得多付个三五十块的”。“然后微微师妹超Nice地教了我几句武汉话,其中就有刚刚我秀的那两句。怎样,酷不酷!”

    KO不忍打击自家男孩的积极性。但就他刚刚那两句的水平,真怎么瞧怎么外码。

 

    果不其然,当银绿相间的雪铁龙一骑绝尘停在东湖景区里的某高档酒店门前时,计价器的金额最后一跳,停在了“250.0”这个尴尬的数字。郝眉一个没忍住就爆出夹着南方口音的京腔:“哎我还真就提前查过价格,120块怎么都到了,你这好还翻出一个翻。二百五,你们全家都二百五!”他越说越火,气不打一处来。KO连忙付了钱,点了行李,拽了郝眉便要下车。

 

    江城的暴脾气司机固然要回嘴,“个biao……”。

    后文还没来得及骂出口,对上了寸头青年杀人的护犊视线,只得认栽把后半部分吞入腹中,飞速扬尘而去。

 

    郝眉在计程车上吃了瘪,堪堪下车又吃了一嘴灰,心中的不爽情绪累积到不得不发的爆点,“臭武汉,眉哥最讨厌这座城市了!什么破运气……”又走了两歩,却不争气地被扑面而来的芝麻酱香摄了心神。“KOKO,我们先吃碗热干面再入住吧~”。说着,便寻香拐入了小巷深入。

 

    时值正午,KO一左一右提着两大件行李,目光挂在郝眉身上寸步不离。早前他的小祖宗指使他查好了全网最权威“武汉十佳热干面年度排行”,现下又循着性子拐入了胡同口不知名的某家小店。无所谓了,他开心便是大过天的事。

 

    进了店门,郝眉一屁股坐下,盯着墙上的菜单啪啪报个不停,“老板我要一碗三两的热干面,一碗牛肉粉加牛肉盖个鸡蛋,两个面窝一份豆皮。再上两份蛋酒……呃,店里还有什么特色也再来些。”

 

    只见他身后的寸头青年幽幽向老板摇了摇头:放任他这么吃一会必定睡个直达黄昏的午睡,醒来后又不依不饶嗔怪自己搅了游城大计。

 

    不一会,老板端来了好些土瓷大小碗碟。KO从善如流将豆皮推至郝眉跟前,而后低头拌开冒着诱人芝麻香气的热干面。郝眉吃着碗里看着锅里,硬觉得这热干面味道好过豆皮,换着法儿与KO说,“KO这豆皮不错,你且尝尝。”

 

    KO觉得好笑。难得郝眉如此“为自己着想”。他将彻底搅开的热干面端给嗷嗷小吃货,笑道,“热干面必须趁热拌开。你每样尝尝就好,吃不下剩给我。”

 

    郝眉这厢塞了一嘴干乎乎的重口味面,麻辣鲜香一应俱全,幸福得要上天。他忽而想到网上闲逛逛到的一份“十全男友食谱”,全是“披萨的边,包子的皮,花菜的梗,牛排的面,盖浇饭的饭”:抬头撞进KO温柔炙热的视线,只觉得全世界的红男绿女加起来都不及眼前着呆木头半分姿色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过了会,郝眉叫住老板,贪心往热干面中加了好些辣椒。他余光瞥到桌上摆着的其他美味,不厚道地与KO说,“那个……KO,眉哥现在想尝尝牛肉粉和面窝了,一会你先吃热干面,哈”。

 

    再端来的热干面已然变了色,红油油爱人又怕人。KO暗暗吸了口气,卷了筷子面往嘴里送。碰至味蕾,便是一片火辣辣的烫:这哪里还有什么面香,冲天辛辣穿肠而过,瞬间打通任督二脉。眼前人正拿水汪汪的圆眼询问自己,“好吃吗KO,这南方的辣椒是不是特别香特别棒”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“好吃。”他听到自己声音有些哑;但依旧逞强又下了一筷子。他的内心“毫无波动”,毕竟“面瘫总攻人设不能崩”。过了会实在辣的连耳根都痛起来,他只得拧开手边的矿泉水咕咚了几大口,复而吐出微红的舌尖晾了晾。

 

     这一幕被佯装专心吃粉的郝眉悉数收入眼底。郝眉愣了愣,被大冰山男友下意识的反差萌一秒戳中心坎儿,KOKOKO简直可爱到犯规!他按下雀跃,“KO你喝蛋酒,挺甜的,已经晾凉了。”

 

    二人“酒”足饭饱,出了面点摊。还未出小巷,郝眉便神秘兮兮地伏到KO面前,“KO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。”郝眉微踮起左脚,右膝自然地跪在超大件行李箱上;他仰着头,鼻子几乎怼上KO的鼻尖。他吐气如兰,喷出的湿热鼻息一一浪浪打在KO的颈项,“我发现啊,你不仅比老三还厉害,还全世界第一可爱。”说罢,情难自禁吻上了男友柔软的厚唇。

 

    有人诘问,有人歌唱“旅行的意义”。郝眉以为,不外乎能在另一方桃源,远离世俗眼光,与他做做过的或未尝尝试的小事。

       

 

 

TBC…

 

 

 

最近有些忙,没赶上元宵节,不开心。

写这章时,我努力把KO写成有好多小心思的冰山总攻,想挖掘出他天真、可爱、有私心的一面。我想,14岁痛失双亲,独自飘零的经历使KO寡言独立,却并没有磨平他善良“可爱”(大概只是被封存起来了罢~)写不出自己设想的甜,还是厚着脸皮先贴出来。

爱我江城大武汉。因为爱,所以黑。这是一码事。

“十全男友食谱”戳这里

另,致敬@吃辣椒不蘸酱太太的“可我的面瘫总攻人设不能崩”系列微博。我的K莫入坑作,哈哈不解释。

没弃坑。慢慢填。爱你们。

 


评论(19)
热度(69)

© 独角戏给自己加点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