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入K莫坑似海

【K莫】他比烟花绚烂 (基年糖段子)

时间线:已走后门,未“走后门”

超短的糖段子

某位小可爱与我说,大过年的不要虐桃妖。那么便撒个狗粮吧。

渣文笔。我不管,就要凑热闹

和K莫圈地各位太太一起过新年

BGM戳此处

 

 

农历新年将至未至。作为家中独子,郝眉早早回了Z省老家,难得陪陪聚少离多的慈爱双亲。

 

转眼到了除夕夜。据郝眉离开帝都西北三环的小公寓已三天有余,确切的说是78小时37分02秒。自打KO夏至前后成功“走后门”,便再未经受与“好室友”如此长久的分离。

 

KO微不可闻地轻叹一声,行至阳台点燃了第一支烟。他并不留恋烟圈从口鼻喷薄而出的快意,却贪婪地渴望尼古丁燃烧的微焦气味,让他感到莫名安心。月光悄然入室,把他的剪影拉的那么长。

 

十四岁之后,识尽人世冷暖的KO早已不对万千情感怀抱期待,顺带,也分外厌恶承载着人类虚伪善意的节日。毫无疑问,孑然一身的KO从未过过春节。无家,亦无家人;大概,在这个连空气都被染成朱红色的传统节日中,也从未有人记起他的存在。他捻灭燃至指尖的烟头,暗嘲自己有些可笑,亦有些可悲。

 

明明早已了然于心,明明劝服自己不做期待;却不得不承认,他被这柔美的过分的月光勾起了对千里之外某人的想念。郝眉,无声闯入他心房,为他带来火与光的男孩,全世界,拿什么都不换的无价珍宝。他的掌中刺,他的心头肉。

 

失神的一瞬,KO脑中不受控地过电了一个念头:那被暗恋的青涩男孩,会不会在这样一个节日里想起他?会不会怀着对他的愧疚,希望重逢可以快些到来?他深吸一口冰凉的空气,告诫自己不要奢求太多。捻灭期待,便不至从云端坠落:孤独的人总是出奇得擅长蛰伏、伪装与自我保护。

 

目之所及,是楼下奔跑的三五孩童,刺目的连天红色,以及万家灯火。隔壁的犬吠,嘈杂的春节联欢晚会及毫不节制的爆竹塞满了他的耳朵。他依旧觉得冷清,而后承认自己从未像此刻一样思念一个人。周遭美好的不甚真切,却与他无关。

这时,古板的手机铃声却突然划破了冰封的空气,蓦地揪住了他的耳朵。是郝眉。

KO接通了电话,他感到持着手机的右手无可抑制的轻颤。

 

“KOKO,你在家吗?”少年略带奶气的声音剧烈喘着粗气,似乎刚做完某项剧烈运动。

 

“我在,你慢慢说”。

 

“你站到阳台上……快,快,往外看。告诉我……唔你看到了什么”?少年的大喘气并没有停。他似乎正跑着步,电波中夹杂着浓重的鼻息、风声、衣料与手机摩擦的声响。

 

KO顺从地远望。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绚烂的七色烟火,而后是小区内一片灰突突的高楼,再低些,那些飞奔着玩弄鞭炮的孩子似乎找到了更多伙伴,不知疲惫地闹作一团。

 

再然后,他望见了一个快速移动的橙色身影。一瞬间,高大的男子呼吸一滞,周身所有的血液顷刻涌至颅内,而指尖一片冰凉。那是他们年前去西单大悦城买的橙色羽绒服。他记得当时郝眉穿着鼓鼓的新棉袄兴奋地转圈,连声让KO称赞他英气逼人。

 

橙色的身影在他的窗下停住了。目光交织的片刻,KO眼中有千种流火交织涌动,他猜想,相聚23楼近百米之遥的郝眉未必看得分明。

 

“郝眉……你怎么”?

 

男孩似乎一瞬间被问住了。郝眉的语气有些焦急,他转动眼珠,急匆匆地吼了一句“就就就是……你都不知道,眉哥买不到初一以后回程的车票”。

 

他似乎听到手机中传来的KO的轻笑。“不不是!”不等后者戳穿,郝眉急切地打断自己,似乎自己也无法相信信口胡诌的蹩脚借口。他用不耐烦地用左手压了压立起的呆毛,“其实,是因为老三他临时给眉哥派了一个S级秘密任务……”这次,他的声音听起来恳切了许多,似乎成功骗过了自己。

 

忽然,KO一阵风般,从他视线中消失了。郝眉似乎有些气恼,“哎哎……KO你去哪儿啦……”

 

电话中,少年咋呼呼的言语一刻不停。他一面埋怨着KO不近人情,一边踢着爆竹碎壳慢慢晃悠到电梯旁。在电梯打开的一瞬,他惊呆了。他看到了穿着单薄睡衣裤与棉拖鞋的,满眼深情的KO。下一秒,他被眼前人紧紧地、紧紧地拥入怀中。

 

KO不知道自己如何匆匆冲出公寓,按下电梯,又匆匆乘上电梯;更不记得如何在意识之前拥抱了肖想已久的,他的室友。他知道自己用尽了全身的气力,用双臂将少年的躯体满满圈在怀中,似乎将他揉化在自己体内。

 

他想,一定是这该死的节日,让自己失了常。

 

怀中的少年不安分地扭了扭,然后又开始闷闷地、缓慢地叨咕,“我看天气预报,不是说新年夜有雪吗?眉哥就想着,要不回来看看雪!这不受骗了……”他的话越说越慢,声音愈见轻幽。他望见KO慢慢松开怀抱,望见他两潭幽井中涌动的,难以抑制的欣喜,与一些其他不可察读的复杂情绪。

 

他听到KO凑近他的右耳,诱惑般地念下咒语“郝眉……”

 

这大概是KO第一次唤他的全名。被轻唤的少年只觉一股热浪洒在脖颈深处,如百蚁噬心,惹得酥麻一片。

 

“郝眉,请你做我的家人”。

 

这一次,少年睁圆了小鹿般明亮的圆眸,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。而后,如同下定了决心,他长吁一口气,微微踮起脚尖,小心翼翼地吻上了眼前人的唇边。

 

回应他的是海誓山盟的,炽烈的吻。

 

谢谢你为我筹备这样的惊喜。

谢谢你愿意在特殊的日子为我归来。

谢谢你接受我的拥抱。

谢谢你鼓足勇气给我滚烫的吻。

谢谢你愿意做我平淡流年里最耀眼的星辰。

谢谢你,如我深爱你一样,爱着我。

谢谢你,给我一个家。

 

午夜的钟声点燃了帝都无尽的绚烂烟花。这对年轻的新晋恋人紧紧相依,眼中倒影出的是比漫天烟火更明媚温暖的,恋人的笑靥。

 

 

 

END

 

 

 

甜不甜?第一次写甜段子,不甜不负责哈。

其实很想豁出去狠命撒狗血,狠命把语言的张力拉满。可是终究还是觉得这样将满不满的平淡氛围最适合K莫。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胡言乱语什么哈哈别理我。

日常艾特首杀小公举 @七蓝小宇 。昨晚撒娇求艾特的傻孩子真的不是你。

秘密,让我们走得更近。嗯,真的很高兴遇见你。

 

 

 

 


评论(29)
热度(138)
  1. 哎呦喂小闹姐独角戏给自己加点戏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哲的母上独角戏给自己加点戏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独角戏给自己加点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