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入K莫坑似海

黑键(5)


音乐学院AU

前文 1 2 3 4

正主发糖好开心打鸡血跳起填坑

玛丽苏流水账预警!!!



风钻过透明纱帘,吻了吻少年的发。郝眉眨眨眼,身体尚未醒来,一段熟悉圣洁的乐思便搭乘着风声飘入耳朵。


好美。他偏了偏头,视线氤氲着撞进寸头青年瘦削肃穆的背影。他身着初见时的黑色套装,背脊崩得笔直,却像抚爱情人一般温柔地触着琴键。冬阳暖暖地洒进来,似乎为他镶了层金边,将他的影子拖曳地修长可爱。


郝眉原本打算伴着巴赫《哥德堡变奏曲》转头睡个回笼觉,却忽而被敏锐嗅觉唤醒了味蕾。他任命起了身,仔细赤着足踮过上了年头的木地板,悄然从身后蒙住KO的双眼。“接着弹,不许停。”


后者倒是听话,一双大手灵巧地在黑白丛林中穿梭迷藏,丝毫不受视线遮挡的影响。行至第九变奏,KO顿了首,“醒了怎么不吃早饭。”


“你弹这么好,我听入迷了。”郝眉这才收了手。KO的双眼被捂得久了,骤然见了光,酸涩得只能依稀看得人影。眼前人轮廓好看得骇人,一双眼睛水灵灵地写满了兴奋,倒让他有些羞臊。


“我是不是领了田螺先生回家啊,简简单单的挂面怎么能煮的这么好吃呢。”郝眉吃溢了一嘴面汁,囫囵冲着KO傻笑,“之前我总认为,KO这种钢琴天才,成天泡厨房多可惜啊;但每每吃到你做的美食,又觉得你做钢琴师才是浪费呢。”


KO吃得少,勾着嘴角冲他笑了笑,一大早似乎心情很是不错。昨晚他方临时搬入郝眉的公寓,食材厨具皆不齐备,早晨为了不扰郝眉美梦,也就凑合下了两碗鸡蛋面,实实体会了把“巧妇难为无米炊”。好在眼前的小家伙捧场得很。


“以后天天给你做。”


“嗯!你最好!”郝眉几乎候着这句答复,KO余音未落他便蹦跳着颔首;许久才察觉不对,“可眉哥还要住宿舍呢,天天留宿你这,影响你复习考学。”


KO不露声色,神色漠然瞧不出悲喜情绪。

 

屋内的暖气烧得刚刚好。瑟瑟寒冬中这方温暖的天地对KO而言过于奢侈了:事实上,昨天之前,与同好之人同桌进餐都几近可遇不可求。


“昨晚睡得怎样?”严格说来,郝眉食相不佳,但不知是否粉丝滤镜作祟,KO总觉得看着他狼吞虎咽埋头苦干,自己食欲都能瞬间被唤起。


“很好。”他说了谎。听着枕边人平稳的呼吸律动,他兴奋得几乎一夜未眠,在黑暗中千万遍勾勒他的轮廓,心脏就差跳出胸腔,响得可怕。


郝眉忽而画风一转,“对了,我很喜欢你的《哥德堡》,怎么说呢,不像古尔德也不像朱晓玫,很有个人风格。有机会,我想听一整套。”


“好。”


“啊今天周末,眉哥给你放一天假,这会带你上琴房找Memory玩去。”

 

KO早早罩上大衣,杵在玄关等郝眉换好外出行头。待郝眉整装待发,拎起鞋柜上的钥匙,KO拦在门框前,冲他摇了摇头。


“干嘛?”


“围巾,手套。换羽绒服。”


“KO你又不是我妈妈!自己要风度不要温度,却见不得我穿得漂亮。”


KO还是不答话,慈母般再次摇了摇头。


郝眉只得让步,磨蹭着给自己裹了个严实,终于交了差。锁门的片刻,郝眉突然钻进门缝,又捣鼓了好一阵:等他再次出了门,手中多了一条线织围巾。他三下两下给KO套好,口中念着,“这是几年前我妈妈织给我的,可宝贝了。你好好用,别弄脏了。”他理了理围巾边角,满意地点点头,“这下我们扯平了。”


KO依旧没有言语,脚步却漏了好几拍。

 

由于前些年Memory获奖颇丰,肖奈审时度势,向学校申请了间超大琴房做活动基地。随着他从柯蒂斯归来,尘封的Memory揭开新的一页。


郝眉领着KO扣了扣门。果真,大伙都在。


“死美人,竟然学会夜不归宿了。和哪个妹子风流快活去了,竟然不和哥几个知会一声。”于半珊一阵风一样挂上他的脖子;忽而撞见郝眉身后黑衣青年肃杀的神情,才兀地收手。“这……哪位啊。”


“他叫KO,眉哥前阵子发现的,钢琴天才。”


“啧啧。咱学校哪那么多天才,不记得有个KO啊。”


“老于不许瞎说!KO真的很厉害。我从Chapter挖来的,正劝他考音乐学院呢。”


“呵……”于半珊应了一句,接着便是长久的静默。

 

肖奈搁下颈边的红木小提,冲着KO的方向,“弹一曲。”


KO毫无准备,下意识要回绝;却见到身边郝眉那双亮亮的渴望的眼睛,在后悔前应了战。这个人替他围上围巾,奋力将他拉入他的世界——那么他有什么权利仓皇退遁。


他坐在锃亮施坦威前搓了搓手,深呼吸。琴凳的高度刚刚好,与琴的距离也差不离。不给自己生出更多杂念的余地,他十指飞扬,奏出了《哥德堡变奏曲》的主题。

 

《哥德堡变奏曲》,一度被遮蔽的巴赫晚期杰作,直至20世纪初方被复兴。全曲由咏叹调和三十个变奏构成,性格多变、曲体完美。对于任一钢琴师而言,该曲皆可算作巴洛克时期的至高丰碑。


在KO指尖,每一变奏的特性被充分开掘。炫技的快速跑动无拘无束,若野蜂穿梭林间;细微的颤音脉冲平缓,刻画隽永的眷恋;深情的主题飘在复杂织体之上,华丽恢弘而又宁静致远。更难得的是,即便乐曲难度极高,他极尽所能展现了规整对位,任一声部的走向均清晰可闻。


大半小时下来,活动室中的时间停滞不前,几位最严苛的专业听众屏气凝神,不舍得错过任一灵感迸发的音乐处理。郝眉没错,眼前的青年确实是不可多见的天才!

 

“KO,你是不是……有信仰啊?才能将虔诚教徒巴赫的内核把握得无可指摘。”郝眉一语道出了Memory每位成员的心声。


“没有。”

这并不是全然的谎话。他只是隐瞒了弹奏《哥德堡》时,脑中一帧帧浮现的画面……


偷偷旷工隔着音乐厅门缝,瞧见少年独一无二的、飞扬的莫扎特。


新年夜少年隔着万水千山,向他走来,对他说了自己的姓名。


少年日日来酒吧寻他,终于指着他泛红的耳朵,提出邀约。

他住进少年温暖的房间,开始幻想住进少年心间。

少年眉眼含笑为他系上线织围巾。

少年……莫扎他……郝眉……

郝眉

 

郝眉,我的全部信仰。我的救赎,我灵魂的归宿。

 

 

TBC


初心不改笔芯

评论(25)
热度(47)

© 独角戏给自己加点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