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入K莫坑似海

[K莫衍生]再哭我就把你吃掉(下)


童话AU

大白兔KO×小灰狼郝眉

上篇戳这

祝小朋友们高考加油!考的都会蒙的全对



重逢来得太晚,将离别拉得太长太长。

在池塘边大榕树上落窝的犀鸟阿爽是只别扭的家伙。他天天眼见毛色纯净的漂亮灰狼郝眉叼着几只胡萝卜,日出而至、日落而归,将他的一方天地视作自己地盘;这让他很是不爽。

他自然知道郝眉日日守望的原因。大森林里所有的小动物几乎无人不晓。

阿爽但凡不爽,难免挖苦两句,“哟,大灰狼爱上小白兔,试问方圆十里有谁见过比这更稀奇的趣闻吗?”

“闭上你的鸟嘴。”郝眉性子宽厚,而KO无异于他的逆鳞。

“敢做还不敢让人说了!你不如化作望夫石得了,省得有朝一日见到你的兔哥哥儿孙满堂,气到吐血身亡。”

郝眉不再争辩。阿爽的话直直扎进他心脏最柔软处,疼得他难以呼吸。

 

他并不确信自己在做什么。

更不敢去想,在等待的终点,等着他的是哪重结局。

身边的好友们已悉数寻到幸福,唯有自己依旧形单影只。

邱勇猴算是他们几兄弟里最正常的老实猴,去年邂逅了只风情万种的美女猴,过了几天人人艳羡的快活日子。孰料孟逸然生下猴宝宝后患上严重产后抑郁,性情大变,成了只妻管严的傲娇母猴。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,她生活的重心除了拉扯宝宝,全全扑在严防死守丘勇猴与其他母猴勾搭这事上;邱勇猴苦不堪言,连平素和兄弟们会个面,都得好说歹说,提前递交报告待领导批示。

鱼搬山找了个同品种的贵族鱼,“少祥”这名字便透着股少爷贵气,听来不是寻常人家能高攀得起的。除了门第区隔,两条鱼性别还一样,说起来也是压在他俩肩头的两座大山。但少祥的家族挨不住他俩感情深,佯装阻隔了些日子便随他们去了。少祥对搬山那是一等一的好,嘴上忍让得很,全然不见什么少爷做派;搬山被幸福冲昏了脑袋,觉得少祥讨嫌的模样也愈见可爱了。

羊驼肖奈平素最不积口德,热衷评议哥几个的不伦之恋。直到有一天,他遇见了白孔雀贝微微,顷刻间被爱情冲昏了引以为傲的大脑。他开始发动无止尽的无脑攻击。先是找着茬在孔雀面前耍酷刷存在感,在八级大风呼呼刮过的雨夜,叼根不知哪里拾到的雪茄,任狂风凌乱他的秀发。而后便舔着脸装作孔雀同族,给微微寻来各式吃食讨她欢欣,逗她开屏。最后,还是施展无敌嘴遁,把花季文艺少女给妥妥治服了,终于翻身上了位。

F4里的三位小伙伴都寻到了终生伴侣,郝眉替他们开心的同时,难免悲伤寂寥。他们虽然都跨越藩篱恋了爱,但都不比他的心意离经叛道:他了然自己犯个无法回头的错误,爱上了只性别相同的猎物;更可笑的是,他奢求白兔会回应这份感情。

简直痴狼说梦。

 

有好些次,他都以为自己快放弃了。

但当邻家的漂亮母狼梳妆打扮,媚着双桃花眼向自己示爱,他却依旧下意识打着哈哈,佯装不解风情。他知道他的心落在了那个初夏的傍晚,恋上了那只眼睛红红的兔勇士KO。

他依旧怀揣千分之一的希望去大榕树下守株待兔,日复一日。

 

春天来了,又到了万物交配的季节。

这是成年狼郝眉的第一个发情期。夜里睡得有些燥热,他迫不得已起了个大早,奔到大榕树旁的池塘里泡了个澡,平息周身乱窜一气的欲火。池水凉得醉人,他舒缓了许多,躺在草坪上喝了些清晨的露珠,心满意足地补了补眠。

等他迷瞪醒来,一只健硕的大白兔蹲在他旁边,举了片荷叶为他遮阴。白兔仔细打量着刚睡醒的小迷糊,眼波流转,顾盼生姿。

小灰狼一个机灵弹了起来。熟悉的红眼睛、三瓣嘴,细长耳朵。想来奇怪,一年多来,他捉了那么多只兔子问过话,却独独在第一眼认定眼前这只兔子是他的KO。

他定了定神,壮着胆子说了问过不下百遍的句子,“你是KO吗?”虽是问句,语调却平淡的像陈述事实,有些不容反驳的意味。

“嗯。”

他说“嗯”。

小灰狼望着眼前依旧与他一般高的大白兔,忍不住说了属于他们的句子,“再哭我就把你吃掉。”

“我没哭。”

但郝眉却哭了。

 

荷叶伞不知何时被风卷落,白兔直起身子,将小灰狼紧紧揽入怀中。

“别哭,我回来了。”

“你去哪儿了?还知道回来。”

“家族被灭,我去复仇。来不及与你招呼。”

小灰狼哭得更凶了。他不是没有责备过KO的不告而别,如今听来真实缘由,却不知该作何感想。他将脑袋埋在KO颈项里,抽噎不止。

“平安回来就好。”他既欢喜又畏惧,大脑糊作一团,说的话也随之乱七八糟的。“KO你生宝宝了嘛?”

“没有。”

郝眉心下一悦,忍了忍还是问出口,“那妻子呢?”

“没有妻子。”

“KO你总不至于还单身吧?”

“嗯,我在等一只狼。”

郝眉没止住久违的娇羞劲头,眨眨眼,“狼来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 

“你话还是这么少诶,KO!”

“为什么你这只巨兔,能与我一般高大呀!”

“你怎么不再哭了。哭给眉哥我看看嘛~”

“……”

“那,你就不怕我吃了你呀。”

 

“怕。”

郝眉悲从中来,没忍住,又抽搭了几滴眼泪。

“我现在已经是只只吃胡萝卜的素食狼了。真的!”他的眼睛亮晶晶的,很是好看。

“傻瓜……我是怕你不吃我。”

“???”

“别哭啦。再哭,我就把你吃掉。”

“KO!别闹了。哈哈哈。嗯~嗷呜……”

 

 

致一大森林里流传着一则传说:小灰狼爱上了大白兔;更稀奇的是,大白兔回应了小灰狼的感情。他们在阿爽的大榕树下安了窝,从此过上了没羞没躁的性福生活。

据说不久,这只gay里gay气的别扭鸟,不知为何飞走了。

 

END



文集归档


评论(31)
热度(109)

© 独角戏给自己加点戏 | Powered by LOFTER